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七月末,归家避世  

2009-08-02 15:48:17|  分类: 无病呻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长沙见到-b的时候,半夜三点,无奈我总是没有随身带着身份证的习惯,几乎要落魄街头(这年头即是网吧也要身份证了啊),居然没有亲切些的朋友在长沙,终于联系到-b的时候已经临近下车

打个车到了长沙最南,没有空调的古旧出租房,意外的是这几日的天气竟出奇的凉爽。与-b一路聊着他如今的生活状态,末了谈及一些东西,彼此唏嘘不已。一年前和一年后,有的东西变了,有的却没有变

在出租房里看到-b和同住哥们做菜,顿时是吃惊不小,听他们讨论着怎样烹饪火腿肠,-b已经不再抱怨父亲,而抱怨起工作和毕业,本来应该忍俊不禁的画面,徒然心中有些彼得潘一般的伤感

第一个见到李飞,在网吧里匆匆一面,后来是彧头。很久不见以后,谈的都是泛泛的东西,心中告诉自己,总算是见上一面,往后工作了,谁晓得下次相见会是何年何月?见到了哪个人,即是在心里投上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看清楚的音容相貌,内心的东西自然是藏的背后。惊愕于某些人变得如此之快,看淡那些仿佛已经家常便饭的笑料,不想让自己过份的独醒,却也真已经学不会在类似的环境下放浪形骸

曾经以为自己不再恋旧,至少记忆力已经如此之差,总是忘记一些东西,最先流失的是一些准确的纪念日,一些准确的典故;而后是某些感觉。然而相比于望向以后的时光,却还是沉湎于不会更改的过去所带来的安逸。历史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东西,彼时发生的一切也许不带好恶,此时读起日记,却仍然身体感受彼时的爱恨

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打开那些密密麻麻的纸条,日记,还有一些自己自大学以后就羞于重读的回忆录,发现一个也是《今世今生》中胡兰成一般的人物,自命不凡之举,矫饶做作之态,然而已经成长,却对那一个我不再那么感同身受,俨然像看着另一个人的故事,读得也是仅仅有味

曾经深信不疑的东西,今天有些怀疑原来只是自我催眠。是否当初自己爱H爱得如此之深,并言之凿凿地对自己说感激于她的若即若离,如今看来是否自己太过一厢情愿。也许太过激烈,太过主动却并不是好事,每每这样训斥别人的爱情观有误,自己却从来不能做到清醒,总是为爱舍身取义罢了,发现却并非自己所想。

爱又如何,七月我归家避世,曾经的信心和冲劲慢慢被消磨,纵使我仍然侃侃而谈的一二三四,却难以说服他人,我自嘲道:“人若哪么容易被说服,我便没有必要去说服他。”我真是很难处理和人之间的关系,有些东西发生了之后,我甚至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最好的朋友,面对渐渐变淡消逝的感情,不知从何入手,当老同学间渐渐各自抱团,发现原来我已置身事外;便是最最亲密的人,亦变得难以相处

我是错在哪里啊,我难过,我总想努力地去融入人群,迎合别人,便是自己的委屈也不提,难过处自己暗自舔舐伤口,对别人却总是不遗余力。难过的时候不敢难过,生气的时候不敢生气,投鼠忌器谨小慎微,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撑不下去,彻底就别了这个操蛋的世界。

当我年少的时候,我总是把自己的芒刺对准别人的软肋;如今成熟了,却越发的被别人所刺伤。此一时彼一时,也许是报应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