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大三(二十七)  

2007-10-25 13:31:00|  分类: 大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三(二十七)

我悄悄从绕到背后走过去,蒙住她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是谁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肯定是个迟到的大坏蛋."微微说.

我讪讪地把手收回来,坐在她的旁边:"也不是太晚吧,再说吃个饭吃到这个时候也是很正常的啊,本来人还留着我的,我都很尽量地赶过来了."

微微转过脸来看着我说:"那你怎么都不回我短信?"

我一脸苦相地说:"手机水葬了,看样子我得换一个更破的小破手机了."

微微幸灾乐祸地说:"你看,遭报应吧.不过,估计是没有比你那小破手机更破的手机了."

"实在不行就买个大哥大拴裤腰带上吧,还挺气派的."我说着还比划了比划.

微微给了我一拳:"还在这贫嘴,电影都开场好久了,赶紧进去吧."

走到入口我才想起还没有买票,忙自告奋勇说:"还要买票吧,我去吧."

于是我又受了一拳."亏你这个大白痴还记得要买票,我早买好拉!"

我只好陪上一个歉意的笑脸,灰溜溜地跟在微微后面走过了检票口.


电影的最后,夏雨把送上火车,屏幕上一行小小的字幕"仅以此片,献给所有从生活中溜走的人们".

这是一个晴朗的晚上,头顶满是繁星,我们走出电影院,身边只有了了的几个观众.我长长的呼吸了一口室外的空气,今天真是发生了好多事啊.

"子虚,如果有一天我也那么离开了,你会怎么样?"微微忽然问道.

"这种事...不至于吧?"这个问题我还真是从来都没有想过,如果微微真的离开了,我会怎么样呢?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样,眼看着就要大四了,最后一年的时间,我怎么着也会找到一个机会表白吧.

微微愣愣地看了我一眼,眼神很复杂,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像这个问题一样,让我有些琢磨不透,女人的心思啊......

坐在回学校的出租车上,微微一反常态的沉默,一直看着窗外,好像有什么心事,我想问个明白,可最终还是忍住了,也许是因为太晚了有些累了不愿意说话吧,我就这么说服自己了.


强子的酒吧赶在五一期间开张了,位置在酒吧一条街的尽头,名字叫"213",其实就是"2B"的变异,在强子的撮合下,我和他一起撺掇了几个人,也在酒吧的开张演出里面露了一把脸,强子意气风发,很久没有见他那么开心过了,长春本地的乐队几乎都来了,本地的乐迷,除了那些奔赴北京看MIDI的,基本也都来了,酒吧的空间倒显得紧张起来.如果能保持这种人气的话,这种摇滚酒吧存在倒也不是难事,一切就看强子的了.

彭洋以微弱的优势获得了沈阳赛区的冠军,并且已经马不停蹄的前往北京参加全国总决赛.除此之外,从我生日过后几乎就没有发生什么值得写一写的事情了,学期渐渐过半,我上自习的时间也渐渐多了,但目的也只是为了保证这学期不挂科而已.

有次在路上遇到我们大一时候的学生导员王师兄,师兄劝我也要好好为未来做一下打算了,不管是考研还是工作,也要想个明白才行了,大学前三年都这么混混沌沌的过了,最后这段时间要还是得过且过,毕业了真不知道如何是好.师兄又是例证又是论证,把我说得头都大了,只好借口要去准备很快就要进行的实验课考试,匆忙逃离了现场.


我们这个专业的实验比较多,到大三以后尤其有几门实验直接关系到就业形势,因此大家也都很重视,而实验课一般都是提前考,所以复习的时间也比较多,大家自然不愿意这样的科目落在后面.

最后一次实验是5月21号,然后3天以后考试.

出事的那天正是5月21号,一个听起来很不错的日子,做完最后一次实验刚回寝室夏羸就把我拉到一边.

"方信的实验挂了."

奇怪了,我问道:"还没考怎么就挂了?"

"你不和我们一个组你不知道,今天我们那组实验的时候,方信有个操作不太对,那实验老师态度贼不好,说话特难听,方信就回了一句,结果那实验老师当时就说了,这门他肯定挂."

"操!"我有些怒了,"老师怎么能这样啊?"

"谁知道那老师受什么挫了,今天一下午就把我们折腾得够呛,连王亮都被骂了,只是他没出声."

我完全无语了.

夏羸接着说:"方信神色就不对了,做完实验往校门那边走去了,现在都没回寝室,我们班不是就你和他关系比较好吗,你开导开导他吧."

"要不找王亮给老师说说情?"我说道,王亮应该算是我们学院里面和老师关系最好的学生了.

夏羸苦笑了一个:"你也不是不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王亮一直就看不起方信,再说今天那老师连王亮都给骂了,这事可能么?"

我算是和老师半点不熟,肯定也帮不上忙了,我叹了口气说:"等方信晚上回来我和他谈谈吧."


人的一生也许会经历很多让人后悔的事情,如果时间真的可以倒流的话,我真希望一切能退回到5月21号那天和夏羸对话之后,如果当时我没有选择等方信晚上回寝室以后再和他谈谈的话,也许一切都不会发生.但是我也很明白,"如果"并没有意义,何况,一切也许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注定了,冰冻三尺注定非一日之寒.


为了准备考试,我晚上去自习了,等到下自习回寝室已经是十点半了,一路上我想着该对方信说点什么,走到寝室的时候差不多都打好腹稿了,说是腹稿,其实无外乎是"不用担心,只要把后面的考好就行了"一类的话,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能否起效.

方信居然还没回寝室,这时候我才想起来,这学期方信也买了个二手手机,我直接给他打个电话吧.

意外的是,手机刚刚打通,方信就接了.

"喂,方信吧?"我问道,"你在哪呢?怎么还没回寝室?"

这一串问题让方信有些紧张,他沉默了一下,才犹豫地回答道:"我还在二教呢."

电话那边风声很大,不像是在自习室的样子,我满腹狐疑地问:"你在上自习?"

"没...没有......"方信干涩地笑了笑,风声很大,我听得不太清楚,"我刚刚还在犹豫要不要打给电话给你呢,没想到你就打过来了."

忽然,一个可怕的想法浮现在我脑海里,"等等,方信,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