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大三(十九)  

2007-05-31 22:44:00|  分类: 大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怔,没等到我回过头来,小柔已经从后面抱住了我,背上传来温热的气息,小柔喃喃地说着:"子虚,别走,留下来..."

我心乱如麻,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任那双曾经熟悉的双手,纠缠在胸口.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会走到这个地方,甚至从来都不曾想过我会和她分手,这个地点,这个情节,这个画面,这个对话,都是那么的不真实,那么的荒谬.如果这一切只是一个梦,这过去的半年,一切都只是一个噩梦,就像蝴蝶停留在枝头叶梢的一个梦,我们就在这一刻醒来,身边的那个人仍旧是自己的爱人,一切都未曾发生,那该多好......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竟然忽然想起了微微,但微微那一闪而过的笑容,让我忽然下定了决心.

我缓缓而又坚决地把小柔的手掰开:"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她哭了,或许是一直都在哭:"子虚,你不明白.我知道你恨我,但是至少今天晚上,你留下来好吗?"

我努力地克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回头,因为我知道,如果我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我一定会崩溃掉的,我始终背对着她说:"我不能那么做,我们......已经分手了."

"不要再为那一个错误一次又一次折磨我了好不好?再爱我一次,哪怕只是这一个晚上也好.子虚,我不能把我的第一次给一个我不爱的人......."

仿佛是一个霹雳划过了夜空,她终于讲到了那个问题上,明天是情人节,程磊把这一天作为了最后期限?我的脑子里面浮现出程磊那张脸,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一阵强烈的厌恶感涌上心头.

我强忍着心里的暗流涌动,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冰冷而毫无感情:"既然当时选择了这条路,现在又算什么?而且,你这样做,是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那双手微微地一阵颤抖,渐渐失去了开始的力气.我挣开她,径自走到门口,打开门时我迟疑了一下,然而还是坚决地走出了房门.

门在后面关上,那一瞬间,我明白,我是不再可能回去了,一扇门就像隔开了两个世界,两根直线从此渐行渐远.

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那样悲伤,脑子里面浮现出微微的笑脸,今天排练晚上回来的时候,和强子聊天才知道,原来圣诞节那天晚上,是微微发短信告诉了乐队里面所有人,让大家都发短信来安慰一下我这个"作客他乡"的人.这样即使在那样一个晚上,仍然让我觉得那么温暖.

那么,我努力把脑子里面关于今天晚上的记忆除去吧,明天要做一个新的自己,就此,告别过去的那个自己吧.


二月十四日.

一个晴朗的好天气,的懒到八点半起床,然后一顿手忙脚乱的洗漱以后,草草地刮完了胡子,直奔北门,还好正点赶到.

微微到得比我早,她远远地看着我狼狈地一路小跑过来,居然还调皮地喊"加油",我差点直接昏死过去.我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去,作势给她一拳.微微灵巧地闪开了,不满地说:"你怎么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呀?"

我恶狠狠地说道:"谁让你取笑我了?"

"我哪里取笑你了,某些人自己迟到了,居然还怪起我来了."

我一时口讷,这丫头哪知道我昨晚那一番折腾,只是不知道小柔现在怎么样了,她是不是和那个程磊在一起?一时间我的脑子里面又变得乱糟糟的了.

微微马上就发现我走神了:"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我忙说,可神色慌慌张张的大概更让微微觉得可疑了.

"出什么事了还是怎么了?"微微关切地问道.

肯定不能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出来吧,电光火石之间,我灵光一闪,叹了一口气说:"唉,他妈的昨天晚上意大利队竟然输了."

微微的脸上,怀疑的神情没了,换以一幅"我还以为怎么了呢"的表情:"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切~"

那一瞬间我忽然想到曹操和刘备"煮酒论英雄"的事来,若不是我猛然想起这个托辞来,还真不知道我要怎么搪塞过去.

"咱们去坐车吧."我不由分说地朝站牌走去.


逛街的过程就省略吧,我走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有些体力不支,陪女生逛街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微微一路上就像只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但是在转悠了无数家各式各样的店面之后----甚至包括一家专卖内衣的店= =#,我的肚子也开始饿起来了,而我们的收获仍旧为零.

我半死不活地在微微身后拖着沉重的步子,一边抱怨道:"拜托,你又不要买东西,干嘛拖我出来陪你逛街."

"哎呀~"微微回过头说道,"你也知道是'逛街'呀,逛街为什么要买东西啊?难道...你非常迫不及待的要为我付账?"

我连忙摇头摆手,微微已经带着一脸阴谋的笑凑过来:"其实,我也没看上很多衣服,只要刚刚试过的那两件,还有在那边试过的,还有开始那套淑女裙.还有还有......"

微微还在倒着手指头数,我踮起脚尖就准备闪,冷不防被微微从背后一把拉住.

微微的手指凉凉的,那一刻心中有种难以名状的感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忽然握紧了那只手.微微开始还没有感觉到不对,可一看到我愣愣的眼神,脸一下就红了.

大街上仍旧是人来人往,而我们两个却像傻子一样的愣在原地.

好一阵子以后我才想起来,松开微微的手,看着微微满脸通红的样子,怎么也看不出平常大大咧咧又有些刁蛮的样子来.

"走吧,吃饭去吧."我说.

我们进了一家比较像模像样的西餐厅,开始有搭没搭地说话,我和微微讲起了陈均的事.

"真是想不到啊,"微微长吁了一口气,"专场之前他还来我们排练室看过我们排练吧,那么帅的男生,居然......"

我做痛苦状:"可惜啊,我要也是个小白脸就好了,也找个富婆把我给包养起来."

微微斜了我一眼:"那个孙茜,我看对你就挺有意思的,你直接找她不就得了."

我顿时就差点被呛到:"哪有的事!"

"你们男人就是不懂女人啊,难道还让她直接向你表白不成?"

"打住打住,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某人这话怎么听起来有些酸溜溜的了,嘻嘻."我窃笑.

"得了吧你,"微微从菜里面挑出一截葱,放进我盘子里,"你呀,还是看清楚了自己是哪根葱哪根蒜吧."

我又输了一招,只好折回原来的话题:"我要找的话,一定找那种60多岁的富婆,这样过个十年人就拜拜了,遗产我能分上,而且到时候年纪还不大,算是韬光养晦十年,30多出来的时候俨然就成了少女杀手,哈~"

"你还真是会做梦啊,有那样的富婆早被别人给开发了."微微道,"如果只是为了钱而和一个人在一起,也许比你想象中的要痛苦得多的.想一想,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身边躺着的不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却是比你妈妈还老的老太婆,那有多难过啊......"

微微说着,眼神已经飘到窗外,街对面是一家珠宝行,一对年轻的情侣在玻璃窗外,看着里面光彩夺目的珠宝,女孩的眼神里面全是羡慕的目光,但看他们的穿着,应当还是一对穷学生,也许他们这辈子都不可能买的起那橱窗里任何一件珠宝吧,但是他们的手,却握得那么紧......

其实,就算只有爱情而已,一切不就已经足够了么?

(未完待续)

PS,最近两周,连续两门实验考试,加上一段时间每天都在做实验,so...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