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大三(十八)  

2007-05-11 11:06:00|  分类: 大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后的长沙一直烟雨蒙蒙,我实在受不了那鬼天气,于是不顾爸妈的挽留正月初十就回了学校.

在学校也是没意思,大家都没回来,微微倒是不知道为什么也很早就来了学校,于是我打电话硬把强子从家里的麻将桌上拖了下来,一起去排练室玩儿.

两个多月没过来了,自从专场结束以后,就只赶场参加了几次拼盘演出,每周的排练都没有保证了,夏羸和小女友天天腻在一起,周末定然出去开房;彭洋更是不可思议,他好像和一个什么演艺公司签了个合同,好像要参加今年一个大型的选秀比赛,而那个演艺公司负责对他进行包装.

这两年,各种各样的选秀满天飞舞,虽然确实成就了个别草根明星,但是我实在看不出彭洋会混到个什么程度.只不过有一点几乎可以确定了----彭洋和我们是越走越远了.


大家走了几个老歌,谱子基本上都快忘记光了,好在夏天排练的时候很多谱子都还在,大家一边捡一边合,倒也其乐融融.搞累了大家就换过来,我弹吉他,强子弹键盘,微微打鼓.在我的"耐心"教导下,微微终于学会了简单四四拍.

下午三点半,大家都有些累了,于是猜拳决定谁去买水,倒霉的强子输了,只好穿上羽绒服出去了.

微微忽然问:"离开学还有几天吧,你最近有没有空?"

我一愣,笑道:"要说我现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时间了."

"那就明天陪我逛街去,怎么样?就这么定了."

"啊?"我小小吃惊了一下,脑子里面浮现出我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场景.

"怎么?还不愿意?"微微斜了我一眼.

"不敢不敢,不过我只负责跑腿,不负责买单."我义正词严地说.

微微撇了撇嘴:"小气鬼啊."


回寝室的路上,我一看手机上的日历,心里忽然"咯噔"一下,明天的日子说怪不怪,正好是2月14情人节.微微约哪天不好,怎么就单单约了这一天呢.离开学反正就这么几天了,估计也是无心的吧,再说我也是光棍一条,这情人节对我也没什么意义.

新学期就要来了,临近开学,学校里面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我抬头看了看将黑的天空,今年的情人节小柔应该会和那个程磊一起过吧.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她的时候我的心里仍旧会隐隐作痛.

也许像我这样一个反应慢半拍的人,只有在分手很长时间以后才能意识到疼痛吧,以往每一天,每一个节日都习惯了有她在我的身边,她总能找到新的花样,如今却有这种孓然一身的感觉.


不知不觉走到了寝室,现在寝室同学回来了的就只有方信,估计这会正在玩游戏呢,我一推门,锁上了.

奇怪,我一摸口袋,居然忘了带钥匙,我敲门喊道:"方信,你在里面没,开门."

里面传来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你等会,我在床上呢."

过了一会,门开了,我看到方信神色一些不太自然,然后闻到屋子里面有股奇怪的味道:"这是什么味儿?你在干嘛呢?"

方信支支吾吾地说:"我在,在睡觉呢,我有个老同学来了一趟,可能是烟味吧."

"烟味?"我将信将疑地走过去推开窗子,再想问点什么,方信已经自顾自地坐在电脑前面,把耳机给戴上了.


因为第二天约了早上九点在校门口和微微见面,我决定早一点睡.我盘腿坐在床上,把哑鼓搁腿上,练了一会基本功,又随手拿起一本<<韩非子>>来看,果然一会就看得我昏昏欲睡.

把我惊醒来的是手机铃声,因为我是不知不觉睡着了,所以也忘了把手机关成振动.我看了看来电显,是徐小柔打过来的.我正犹豫着要不要接,方信扭头对我说(他还在玩游戏):"你快接吧,都打了好几遍了,你也睡得真够死的."

我一愣,嘟囔着"你也不知道替我接一下"按下了接听.

但是听到的却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你是不是杨子虚?"

我顿时一脑袋问号:"是啊."

"我是x-bar的老板,这个女孩儿在我们这喝醉了,你是她男朋友吧,赶紧过来把人给背回去,我们要打烊了."

我刚想解释一下,那边又说道:"你知道我们酒吧在哪吧?"

校门对面,这个我倒是知道.我说"是".

"赶紧过来啊,要不看是个女孩子我就让人直接扔大街上去了,快点!"

我连声答应着,挂了电话,起床穿起羽绒服,一看时间凌晨一点,方信还在玩游戏.


把楼下大爷从梦里唤醒,墨迹了老半天他才给我开了门,我一路小跑到了x-bar.

老板娘看来是真不耐烦了,自我进门就一直在我耳边唠叨:"你是她男朋友吧,怎么让你女朋友跑酒吧喝酒,喝成这样,这要碰上个坏人啥的你怎么办?还好是在我这家酒吧,要是在前面那家XX,还不知道人家会怎么搞呢.唉,现在的年轻人啊......看这女孩模样挺清秀的,怎么......"

我试着把她抱了起来,她抓住我的手,嘴里念叨着什么,我凑近一听,竟然是我的名字,不由得心中有一阵酸楚.

我抱她起来,柔声说:"小柔,抓住我,我送你回去."

老板娘还在旁边絮絮叨叨地说:"要不是她一直说你的名字,刚好她手机通话记录里面拨出号码全是你的号,我还不知道找谁去."

我谢过了老板娘,她把小柔的手机给我,我一看通话记录,果然全是我,从下午到晚上都有.

我仿佛看到小柔坐在酒吧里面,一遍又一遍拨号,却不等接通就匆匆挂断,我知道那次我说的话也许太过伤人了吧,伤到她现在都不再有勇气给我打一个电话,即使是在情人节的前夜.

如果不是那个莫名其妙的分手,我想我真的会和小柔一起一直在一起,到毕业,到结婚,到天荒地老吧.小柔瘦了,她过去曾经撒娇让我抱她,结果我走不了多远就累了个半死,那时候她总爱靠在我肩膀上,我摸着她的脸,叫她"肉肉",她开始总是反抗,还假装生气,后来不再闹了,可是有时候还是会一脸可怜兮兮地对我:"那以后我要是再长胖了怎么办,你还要不要?"

我就笑着刮她的鼻子:"要,当然要,不过再让我抱你可就免谈了."

这半年多,她瘦了很多,脸不像以前那么圆了,颧骨看起来有些突.她轻轻蹙着眉头,眼睛紧紧地闭着,我感觉着手上传来她的温度.这时候寝室应该是进不去了,而且也太远,我这样抱着她估计走不到半路就累趴下了.x-bar旁边刚好有一家宾馆,我不由得庆幸自己出门的时候还是带了点钱的.

宾馆前台有个睡得半死的服务员,被我们吵醒来显然觉得很不爽,推说没有单人间了,语气还特别暧昧,个中滋味也只有我心里明白.

房子里有两张床,我把小柔放到床上躺下,只帮她脱了鞋子和大衣,屋里的暖气很足,我打开被子盖在她身上,想了想,又在她的手机里面设下了早上10点的铃声,本想在备注里面简单写两句,却实在不知道要写什么,打了几个字,又删掉,最后还是作罢.

我把她的手机放在床头,然后轻声站起来,转身打算离开.

"子虚..."小柔忽然低声喊我.

(未完待续)

本来这次的最后两段我打算这么写

"小柔住的寝室那栋楼的大妈居然还认识我,以前我每天都送她到寝室楼下,还有几次为了给她修电脑,和大妈墨迹老半天才让我进楼.大妈眯着眼看了我一会说道:"你好像挺久没来过了啊."

我只是笑了笑,然后抱着微微回她寝室."


但是最后还是决定改成现在这个样子,在这里卡了挺长时间,就是因为有些犹豫不知道这个地方应该采用那个情节.而关于这一部分的情节具体走向,昨天晚上和我家小猪头讨论了很久.

半夜里小猪头发短信说:"爬爬,我们让徐小柔把自己给他好不好?"

是啊,那个写法更温暖,可那就不是悲剧了,唉...木有办法啊.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