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大三(二十九)  

2007-11-03 09:46:00|  分类: 大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觉得心里堵得慌:"夏羸,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上午这个<<X报>>来了个记者,到我们寝室里面来采访了我们班几个同学.结果晚上我们就看到了这个."

"那这个遗书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也许真的是方信写的,当时这封信应该就放在桌子上,但是我们都没有注意到,结果被那个记者给拿走了."

旁边有人插了一嘴:"网上现在都闹翻了,好几个网站都全文转载了这篇文章,学校的BBS上也都翻天覆地都是方信的事."

报道完全是故意要把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一夜情上面去,被采访的同学也都纷纷说自己的采访内容被不同程度的扭曲了.这就是现在媒体,为了新闻具有轰动性,为了吸引眼球,用的全是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文章最后居然直接说方信已经死了,方信如果醒来了该怎么面对现在这个局面?这个世界已经变得让他更无法面对了.

夏羸气愤地说:"我们到他们报社去,揍死那个傻逼记者,看那傻逼还敢不敢乱写了,让他们在报上登上道歉."

大家也都纷纷附和,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算让他们道歉又能怎么样,再让他们炒一把?

"子虚,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应该生气?生气有什么用?把他揍一顿有什么?方信生死未卜,就算能活过来,植物人,天文数字的帐单,怎么办?如果方信死了......我不能再想下去了.

大家看着我,我却一言不发地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我真的累了......


方信就这样一直昏迷没有醒来,一直在死亡线上挣扎,班上的同学自觉的轮流去医院陪护,我基本上没有课的时间都守在医院里面,微微也经常过来,就陪坐在我旁边.方信的父母就在医院住下来了,只是随着医药费数字的越来越高,医院有些不太愿意了,方信家里根本不可能付得起医药费了.学校给垫了两万块,可是很快就已经见底,同学也都组织了一些捐款,但是数目都比较小.

另一方面,随着媒体的炒作,方信的报道很快被无数报纸转载,很多人都开始把方信的自杀和"现在的大学生如何如何"的话题联系起来,自从04年马加爵事件以后,媒体已经很久没有挖掘到这样典型的事件了,连中央电视台也做了一期专题节目.方信昏迷不醒,由于"遗书"是写给我的,我收到了无数的采访请求,我无一例外地拒绝了,方信已经付出了他所有可以付出的代价,我恨我那天没有早一点和方信谈话,更恨现在这样,方信成了多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26号,强子来了趟学校,他在酒吧办了次募捐演出:"1200是演出筹的,2000是我自己的,一共3200,钱不多,希望也能派上点用场."

"谢谢......"除此之外,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强子张开双臂,我们拥抱在一起.

强子在我耳边说:"别太担心了,方信会好起来的."

我郑重地点了点头,心里觉得暖洋洋的.

这时候夏羸忽然在旁边说道:"对啊,我们可以在学校里面搞一次演出募捐啊,学校里面应该能募到更多钱的."

强子说:"也对,正好我们上次不是排了挺多歌么,子虚,你给方信写首歌吧,我们开场募捐演出."

强子的话如同一点星火,点燃了我的大脑,刹那间无数的旋律涌了出来,我拿起床头的木吉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弹了出来.

"哥们,天堂里没有欺骗,没有害怕,祝你幸福;

哥们,天堂里没有悲伤,没有疼痛,你要幸福."

强子赶紧拿出手机录了起来,我只花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完成了副歌,第一段的旋律也很快编了出来,只是歌词还没有填.

当我弹下最后一个音的时候,夏羸激动地说:"这真是我听过最感人的一首歌!"

我放下吉他,擦去眼角留下的眼泪,心里暗暗说:"方信,你一定要挺过这一关!"

我和微微打了个电话,很快这次募捐演出的计划就定下来了,我们在寝室里面商量具体的计划,王亮在旁边也忍不住说:"学院那方面我做工作,肯定能帮你们把灯光音响的钱和场地批下来,不用你们跑外联了,你们就安心准备演出吧."

我有些意外地看着王亮,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丝闪过的愧疚.


为了能筹到更多钱,这次演出的宣传比任何一次演出都高调,但排练的我们,却比任何一次演出都低调,方信的病情刻不容缓,我们的演出排练也紧张,剔除了一些乖蹇的歌,加上了一些比较柔和的歌.

排练的第一天是一个雨天,我们在排练室待了一个下午,没有了打打闹闹,时间过得快,进度也比以前快多了.

给方信的歌,词基本填完了,大家商量着编曲的意见.微微说:"要不我们排两个版本吧,一个木吉他的弹唱,可以作为开场,电声的放在后半部分."

这个时候,排练室的门传来开门声,我们不禁诧异地朝门口看去,门开了,门口站的竟然是彭洋!

彭洋背着他的吉他,没有打伞,头发和衣服都有些湿了,看起来有些狼狈不堪.

强子的脸色一沉,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我们都没有说话,彭洋走进屋子里来,把吉他放下来,低声说:"我是自己跑回来,这次演出我希望能参加,上次你们列的那些歌我都练过了."

彭洋把前额的乱掉的头发理了理,朝强子,也是朝大家说:"上次的事我非常抱歉,我知道我错在哪里,我刚刚从北京坐火车过来,为方信的这场演出应该有我一份.大家要是不希望我参加的话,我这就回北京,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强子和彭洋对视了一眼,没有了敌视,只有了真诚.夏羸第一个走上前去,给了彭洋一个拥抱,然后是我,然后是强子.微微最后一个走上去,彭洋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做,微微已经伸出手去:"彭洋,欢迎回来."

在那一刻,一年前专场时那个同心合力的catch又回来了,看得出来彭洋是真有认真练了那些谱子,几乎没有错误,和他过去总是吊儿郎当有了很大的区别.现在排的这首歌是<<绿草如茵>>,大家轮唱.

"越过山越过蓝的海
那里绿草如茵
穿过风随你的牵引
感受幸福美丽
你能否听见,你能否看见
用你的慧眼"

小小的房间里顿时充满了温暖的空气,当五颗心用同一个节奏跳动,当五双眼睛里面流动的都是真诚的时候,那种音乐已经不仅仅是音乐,此刻躺在病榻之上的方信啊,你能听到我们的音乐,能听到我们的呼唤吗?

也许你因为害怕不能面对这个世界,但我们给你勇气,只要你勇敢地站起来,没有什么不能面对.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