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大三(三十一)  

2007-11-17 09:51:00|  分类: 大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三(三十一)

我们几乎是一路跑着赶往了医院,院领导还没有到,陪护的同学站在病房外,方信的妹妹今天早上才从家里赶过来,结果赶上了见哥哥最后一面,只有小姑娘还抓着方信的手放声的哭泣.方信的妈妈独自淌着眼泪,方信的爸爸则呆呆地坐在屋子的另一角.

方信和昨天的样子没有变化,脑袋上还打着厚厚的绷带,平静的合着眼睛,让我有些不敢相信生命的气息已经从那具身体里流失.

陪护的同学小声说:"傍晚的时候还好好的,突然就不行了,里面出血,把气管堵了,十分钟不到就不行了,医生还没来得及赶过来......"

大家都没有说话,默默地在病房里面站着,气氛很沉重.微微看不下去了,转过身来伏在我肩膀上.强子说:"我们出去吧."

大家没有异议,回到走廊上,已经有医院的几个人在走廊上等着.为头的一个是主治医师,这一段时间我常常在医院,他都认识我了,见到我就走了上来:"小杨啊,你和方信的父母说一下,人死了,不能在病房停太长时间,医院已经通知火葬场了,一会他们的车就会过来."

看到我木然的表情,医生忍不住加了一句:"他走得很快,没有受什么苦."

我心情复杂地点了点头,医生犹豫了一下,接着说:"还有一个事."他示意身后的一个人.

那人走上前来:"这最近几天的账也得麻烦你们了,现在还欠4215.4元,按照医院以往的规定,病人的这一套生活用品,包括床单被套和病号服什么的,一共是300元,这方面到时候火葬场的会把整个都一并搬走,而且我们医院把这套东西留下来也挺不好的吧."

他看了我一眼:"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一共是4512.5元."

我无心和他讨论这些东西,有两个学生会的同学已经上来了,正好把刚刚演出募到的钱垫上,还略有结余.


很快走廊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护士领着火葬场的人来了,当担架架在病床旁边,两个火葬场的工作人员开始熟练的用床单把方信的身体包起来,连同整个被子一起抬上担架的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方信是真的死去了.

一直沉默着的方信的父亲也哭了,混浊的老泪从老人的眼睛里滑落,嘴角微微地抽动着,仿佛是要说什么.方信的妹妹还是紧紧攥着方信的手不肯松开,大家只能忍着悲伤上去劝她.

"哥啊!"终于那双手被拉开,方信的妹妹这一声,把全场所有人的眼泪都喊了出来.

担架出了病房,走得很快,我们只能快步跟在后面.这时候已经快到晚上11点了,外面很冷.殡葬车很小,方信的家人和老师四个人坐在那两车,老师让我们不要去了,早点回寝室休息.

"我还是过去看方信最后一眼吧,"我说,"还有谁要去的,我们一起打个车."

班长,强子,夏羸我们四个定下来了.我看了看微微说:"你先回寝室休息吧."

微微摇了摇头,说:"我陪你过去吧."我着微微,心里默默地说:谢谢你,微微.


半个多小时以后我们到了长春市火葬场.这时候已经很晚了,十二点以后就熄炉了,如果现在不火化的话,就要等到明天早上.

"一夜的尸体保管费是500,如果明天要租灵堂开个追悼会的话,我们有1000,3000,5000,10000四种规格的灵堂,这都是租一天的价格."财务窗口里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懒洋洋说,这段话也许他每年不知道要说多少遍.

听到那些高昂的价格,方信的父母吃惊地站在窗口前:"怎么这么贵呢?"

金边眼镜朝外翻了一眼:"如果现在就火化,可以省了保管和化妆费,运输费和燃料费一共是1200,骨灰盒你可以去那边的橱窗选,到时候一并结帐."

方信的火化在今天最后一个进行,白色的房间,炉膛里冒着红色的火苗,而灰色的是一个个曾经鲜活的名字.强子募到的那笔钱顶上了火葬的费用,加上彭洋的那张存折,大概还剩下了三万五.

方信的妹妹已经没哭了,靠在母亲的怀里,目光呆滞地看着炉膛的方向.

我走过去,拿出彭洋的存折,还有剩下了几千块钱,交到方信的父亲手里:"这里是我们捐的一些钱,家里面还欠了债的,拿去还清吧,方信生前最记挂他妹妹,拿着这钱给小妹交学费吧,这也算是方信去之间的愿望了."

方信的父亲什么都没有,嘴角哆嗦着,握着我的手,那双长满老茧无比苍老的手颤抖着,半天他才对方信的妹妹说:"方芳,还不来谢谢大哥,给大哥磕个头吧."

我连忙拦住方芳,说:"方信一直都是我的好朋友,他出了这样的事,以后你就当我是你亲哥,如果家里出了什么事,我能帮忙的一定帮.过一年多我就工作了,到时候就是节衣缩食,也供你上完大学."


半个小时以后,火化完成了,摸着那个带着温度的骨灰盒,大家心情都很复杂.方信的父母不想在长春在逗留,打算坐明天早上的火车回家,王亮和几个同学也已经把方信在寝室的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了.


方信就这么离开了我们,寝室里留下的那个空空的床位,时时都在刺痛着我的神经.方芳上学了,她经常给我写信来,开始经常是汇报学习情况,后来我们渐渐聊得开了,她还说了很多方信以前的事.不管怎么说,就算是完成了方信生前的一桩遗愿吧.

我常常回想起那天,也许我提早和方信联系,开导了他的话,方信会不会放弃自杀这种极端的方式,也许我开始就不该鼓励他去石家庄,也许...当人心里憋着很多话要说的时候,就会难受.这些东西,我只能和微微说,微微听到了以后,什么都没说,只是突然把我抱在怀里.

那是我和微微所有的接触中最亲密的一次,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还记得微微怀抱的那种感觉,我听到她舒缓的呼吸,鼻息绕在我的耳边.

那一刻,所有关于方信的烦恼都从我的世界中消失了,微微后来还和我说了很多,她告诉我,总是会有些人,会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的.与其去抱怨自己当时没有珍惜,后悔自己过去犯过的错误,不如面对未来,做一些真正有意义的事,也许一切并不会像我想的那么糟糕.如果能让方芳顺利的念完大学,比起去悔恨自己以前做出了一些什么,不是更有意义得多么.

微微说到这些,直视着我的眼睛说:"珍惜那些身边的人,不要等到失去了以后再后悔就来不及了啊."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