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大三(三十)  

2007-11-10 09:47:00|  分类: 大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三(三十)

演出定在5月30号,在学校的大报告厅里.因为王亮不遗余力地活动,演出的经费都解决了,院学生会更是全体出动帮助组织捐款活动.舞台的灯光没有花很多钱,而是在舞台上点了很多蜡烛,这次也没有印制门票,而是在入口处用蜡烛代替门票,每根蜡烛最少十元,另外的捐款就由学生会的记录,并且设置了一本专门给方信留言的本子.

彭洋从决赛的封闭培训中逃跑,这事在那几天占满了几乎所有报纸的娱乐版头条,有时候还真是不得不佩服那些演艺公司,一件坏事也能包装成好事.而报道大多极尽煽情之能事,甚至有些报纸把彭洋和方信编到了一个寝室,在决赛即将来临之前,本来大部分媒体都认为彭洋太"拽"可能不能帮他获得太广泛的支持,并把这归为他的硬伤.但彭洋这次出位的"逃跑",反倒给他赢得了大量的曝光机会,同时也赢得了更多的支持.

选秀节目组提出要做一个小专题,被我们乐队婉言拒绝了,我的本意是不希望大肆宣扬,我实在不想再看到哪怕再一次方信的名字出现在媒体上,但是彭洋的到来也给这次义演带来了更多的人气.

六点开场,屋子里面已经坐得满满的,学生会的同学说蜡烛早卖没了,后来的人把整个大厅都站得满满的.这是我们唯一一次演出没有尖叫,没有呐喊,没有鲜艳的服装,没有荧光棒.

整个大厅都是安静的,我们就在这样的安静中登台.

灯光师打开了前景的小灯,我坐在前台,只有一把木吉他,舞台下是烛光闪闪,我的眼睛有些湿了.

"因为一个晚上,你付出你的一生.
你不曾体会爱情,却付出你的青春.
爱情对你来说,也许只是一种可能.
她像一面镜子,照出的只是你的天真."

我轻轻地扫过琴弦,缓缓地唱着,无数双手在台下挥舞.

"哥们,天堂里没有欺骗,
没有害怕,祝你幸福;
哥们,天堂里没有悲伤,
没有疼痛,你要幸福."

脑海中闪过许多往昔的画面,方信一脸期待看着我;方信在橱窗外朝我看的最后一眼;方信神色不自然地掩盖寝室的怪味;最后在电话那声干涩的"谢谢"......

不觉间,短短的曲子结束,掌声.

演出就这么继续着,中间还有几个学校爱心协会的节目,我偷空到后台看了一眼,却意外地发现上次那个秃顶男人也来了,台上很闹,我在门口听不太清楚他和彭洋在说什么,但是看样子他们之间是发生了一些争执.

彭洋这次是真瞒着所有人逃回来参加这次演出的,估计秃顶男人就是为这个骂他吧,这当口上如果发生什么差池,比方被主办方取消比赛资格什么的,无论是公司还是彭洋,都担当不起这个结果.

可是看样子彭洋并不怎么领情,反而情绪比那个秃顶男人更激动,两个人剑拔弩张,最后也不知道秃顶男人说了点什么,彭洋才焉了下来.

彭洋啊彭洋,虽然你这么不顾一切回来参加我们的演出我很感激,可是不要为这个和公司闹僵了才好啊.说实话,彭洋能以这种形式回来,我心里真是十万个感激,只是我也不希望他因此丢失了他自己的梦想.

秃顶男人朝门口看了一眼,看到了我,他朝彭洋示意了一下,站起来就要走过来.彭洋一把他拦住说:"等演出完了再说行不行?"秃顶男人露出个戏虐的笑,从我身边走过去,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彭洋跟在他后面走过来,他的整张脸还涨得通红.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憋了半天说:"准备上台吧,好像就快到我们了."

彭洋莫名其妙地一直盯着我:"子虚,一会演完来一趟后台,我有事和你说."

他不等我回答就径自走了出去,留下我一个人呆在那里.


演出继续进行,不知道为什么,秃顶男人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始终萦绕在我心头,像是个解不开的疙瘩.等到演出结束的时候,由于灯光音响都搭得简单,加上有院学生会的帮忙,几乎没花什么时间就完成了.

大家各尽其能地找着活做,彭洋走到我旁边,示意我离开.


秃顶男人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了,我们一进门,秃顶男人就笑着对彭洋说:"你有没有和他讲过?"

彭洋一愣,我满腹狐疑地看着彭洋:"什么事?"

彭洋不敢和我对视,把眼光瞥到别处.

秃顶男人打了个哈哈:"那还是我来说吧,你叫杨子虚是吧,你写的那首歌我们打算放在彭洋的第一张专辑里,做主打歌."

我有些意外:"哪首歌?写给方信的那首?"

"对,"秃顶男人接着说道,"而且由于彭洋一直我们公司作为创作型歌手来打造的,这首歌的词曲都会署彭洋的名."

我愣住了,下意识的说:"我不同意."

秃顶男人作做地耸了耸肩:"那也无所谓,你可以去告我们,那样这张专辑一定卖得更好,到时候再赔你就是了."

我顿时火冒三丈,一把揪着彭洋的衣服问道:"你他妈的叫我过来就是和我谈这种事?"

彭洋扭着头不敢看我,秃顶男人有些看不下去了:"你不用怪他,这是公司的主意,而且,你不是连采访都不愿意接受的嘛,我猜你也肯定不会为此来告我们.再说,你这是帮彭洋出名,你们不是朋友嘛,互相帮助帮助不是挺好的嘛."

我彻底地愣住了,他根本就已经算计好了,如果我去告他们,方信的事必然又被拿出来大炒一翻----而这恰恰是我最不愿意看到,而他们最愿意看到的.忽然间我觉得这个世界是那么陌生,彭洋就站在我面前,他始终都不敢看我,是惭愧吗?秃顶男人则始终带着一脸恶心的笑,我现在恨不得一拳把他的脸揍开花.

"怎么样?"秃顶男人说,"如果没有意见的话,那就这么定了."

我放开了手,冷冷地说:"滚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们."

彭洋抬起头,刚好碰到我的目光,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存折来:"这折子里面有三万块,就算是给你的一点补偿吧."

存折放在桌子上,我脸上的表情由惊讶到苦涩,再到愤怒.我走到彭洋面前,面对面地看着他,把他的头支起来,恶狠狠地说:"彭洋你抬起头看着我."

我扬起左手来,给了他一耳光:"这一掌是为我自己打的,让你记得我杨子虚把你当兄弟,你把我当什么!"

我再举起右手来,用我最大的力气给了他一耳光:"这一掌是为方信打的,让你记得你自己是怎么出名的,你他妈的是踩着方信的尸体的出名的!"

彭洋没有还手,也没有说一句话,接下了这两耳光,他的脸上马上显出两个手掌印来,伴随着的是嘴里和鼻子里流血了.

我从秃顶男人面前走过,把秃顶男人吓了一大跳,我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走到桌子前面拿起那张存折,一把塞到彭洋的怀里:"现在,拿着你的钱,马上给我滚!滚到北京去!永远别让我再看到你!"

彭洋哭了,他看了我一眼,默默转身走了出去.秃顶男人也如获大赦一般逃了出去.


暴怒的感情过去,我颓然地坐在椅子里,五分钟以后,收到了彭洋的短信:

"子虚,对不起,我和他们签了合同,违约金是一百万,他们怎么说我就得怎么做,我没有选择.那三万是我自己挣来的钱,它们是干净的,我把存折给微微了,方信需要这笔钱.我只能做到这样了,对不起."

我呆呆地看着手机的屏幕,忽然想起演出中间在这里看到彭洋和那个秃顶男人激烈的争吵,彭洋甚至指着那个男人的鼻子愤怒地说着什么.也许彭洋并非我想的那样,然而我却一时冲动......彭洋那么要面子的人,都被我打出了眼泪,也许我真的是太过分了.

我听到走廊里响起了一阵喧哗,大概是微微拿到了彭洋的存折,他们几个人都过来了.我坐在椅子里,手里拿着手机,盯着屏幕想着该怎么和他们解释刚刚发生过了些什么.

门开了,我的手机又收到一条短信.

微微第一个走了进来:"子虚,你和彭洋......"

微微后面说了些什么我没有听见,只觉得一下子天旋地转.短信是今晚在病房陪护的同学发过来的,内容只有四个字:

"方信走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