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昨天,明天  

2006-10-16 15:20:00|  分类: 无病呻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和小孩去了一趟暖冬


我一直觉得,我大学最大遗憾

就是没有像样地搞过一次社团

从刚刚入学的时候,听到众多老人们教我们

所谓社团就是骗你入会,把会费交够

往后的就什么都不管了

我们那年的社团纳新,好像还是军训的时候

老实说,我讨厌当时那种,穿着军训服

然后被沿街叫卖如掮客般的社团负责人拉来拉去的感觉

只不过抱着一个fresh man的心态

加上一些刚上大学时候的单纯美好的憧憬

把几条街逛了两遍

电协是必定要入的,会费是15,不过作为当时电子唯二的社团

而且专业性那么强,加上确实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确实也没想太多就痛快交了15

不过事实是,除了开过一次大会,去参加了一次管理会员的面试之外

之后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好像说是给每人都做了一张"精美"的会员卡

两次照像我都因为不同的原因没有去,所以这张会员卡我也没有拿到

呵,说到底15元还是打了水漂

说起来,当时的会长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现在的社长

还数面之交罢了

去年做出17年(大约是这个年代吧),我还是去捧场了,虽然那天好像很冷清

"电子潮"是我们院当时的第二个社团,直属团委名下的院刊

没有会费,但是要入什么什么部的需要面试

我的老本行,还是文编,当时说要写一段文字,类似命题作文的样子

只感觉写得很傻,然而还是选上了,个中缘由也许比较复杂

只是现在已经懒得再考证了

如同往届一样,一个院属社团往往会因为学生导员忽悠或者传统等多种因素

会变成某一个专业的自家铺子

我们这届也是,大部分人是来自生医专业,我能感觉在电子潮,很多时候并没有我的位置

加上进去以后,发现院刊其实真的很没劲,文学的部分很淡

而导员还要求我们专业的东西更多,当时我们的文编部长是王旭

很好的一个人,我没有积极找过活,但是她布置的东西,我还是认真完成了

后来换届的时候她问过我一嘴,然而我当时已经对这个刊物没有兴趣了

我们那届的会长白X,就第一次开会见过一面;我们下届(其时就没我了)的会长

是我们这届生医的贾XX,后来因为寝室用违障电器被团委撤掉了

哈,这就是为谓的院刊,OMG...

正经填表的只有两个社团,艺术院线

我至今记得某个负责人和我墨迹了老半天,只为了骗我20(或者30)会费时候的嘴脸

最后发展到破口大骂,所以虽然后来好像认识某个朋友好像还是艺术院线的

现在和其交谈等等,还会觉得有些别扭

好像艺术院线也是经信社联名下的吧,这么说来,今年之后,只怕也没有了

阿门

还有一个叫"N维科幻联盟",我是一直就很喜欢科幻的

当时在经信社联的地盘最偏远(也是整个社团纳新最偏远)的地方找到这个社团

还不收会费

虽然觉得很简陋(事实上也很简陋),还是兴冲冲填了一张表

后来新会员老会员见了个面,发现就不到十人

社长还是个科幻盲,当时感觉真的很分特(吉大科幻爱好者这么少???)

而会员也多半,一问三不知,当时心里觉得很凉了

这个社团属于当时某一个班的同学发起的,前两届做的还不错

会费也没少收,所以到我们的时候,人少,也没有收钱的必要

会长说起来,小社团确实也挺痛苦的,批个阶梯教室都很费劲

至于活动计划,无非是请人来做讲座,放放电影什么的

没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讲座那天天公又不作美,晚上下雨天特别冷,那天我还在外面

人去得很少,作讲座的老师也很不爽

会长给我打电话,最后还是没能赶回去

之后第二年就没有看到这个社团了,想必现在也已经黄铺子了吧

大一时候还曾参加过一段时间的"思辨学社"

就是打辩论咯,当时是收一个网友的邀请,去打了一场

当然是以娱乐为主

一起讨论了两场辩题,觉得挺好玩的

当时有个一起辩论的女生,文学院的,后来我们乐队找主唱

她还加我QQ

一说名字,才发现原来还有几面之缘,呵

当时这是后话了


大一下的时候,同寝有个同学小罗,喜欢象棋,而南区也没有棋类协会

于是合计着搞个协会,讨论了很多东西

我又比较空虚,自然也参加讨论了不少,寝室里面上海人也算上了一份

只是让他做了几个部分,都做得比较傻

而最傻的是,当时就在我们学院,有个电信(应该是吧)的小子也想组个棋类的协会

于是在导员那里就撞上了,导员让我们合了摊子

凡属类似的这样讨论,都是傻不拉机的

而那个小子也不是啥善主,一来二去的,搞的我们几个很没劲

当然最没劲的还是小罗了

他本性就是不太会干那些乱糟的事

最后就算是我们这边不管这事了

当然事后也总算明白了社团的本质

能好好一起干一件事毕竟是好的,但是大部分的时候

社团只是一堆人在一起你争我夺干一些傻不拉机的事

大二的时候,我们的贝斯手在校社联也混开了

某个寝室的几个同学又开始计划要组个社团,电脑装机协会

初始目的也是锻练自身

那段时间经常见他们几个"核心骨干"们在一起商讨大计

甚至是秉烛夜谈,呵呵

不过后来还是流产了,原因没有细问

想起来也不外如此吧


现在,我们贝斯手都干到了副主席的位置了,而现在主席,在牡丹园认识的

关系也还不错

我甚至想,如果我们当时也借乐队的名气,组个"麦芒音乐协会"

估计也能赚个不小的钱儿花花

社团审批肯定都不用下功夫了

呵呵,个中缘由等等,有些东西不便说太明白,只是赚钱是肯定的了


今年社团纳新的时候,特地也出去看了看,似乎已经不如两年前那么热闹了

只有那一条街而已,很多当时的名号,都已经不见

想起来当年我们办专场的时候,还曾挂在经信的E音音乐协会名下

好像今年也不见他们的名字,相必随着经信停止招生,很多经信社联下面的社团

都这样渐渐死亡了吧


想起来,我当时最感兴趣的,应该是剧社和文学社

前者大概因为我一直想写一个自己的好本子,但是却最终没有去哪个剧社

后者,看了好几本样刊,最后落在自己院刊里,结果却成那样

说到底,文学或者是戏剧,对于我这么一个理科生来说

大多数时候,只是往事带来的一阵回忆的痒痒罢了


呵呵,该回到第一句话了

小孩说:现在的暖冬,不是过去的暖冬了

然而,有一些人在一起,排戏,有专属的一个根据地

嘻笑游戏,这样是挺快乐的

两年的大戏节,第一年我一场不落地看完了

那一年暖冬的两个剧都很差,实验剧更像一个时装show,花销巨大

感觉差强人意

正剧错漏百出一塌糊涂

而那年锋行的演出是完美的,让人不禁叹息,学生戏剧社能演成那样

真的很不容易了

第二年,经过多次的回忆,才想起来,确实是个不错的本子

演员不说出彩,但该精彩的时候还是精彩了

一年之后,没想到能认识其中的几个演员,呵呵,感觉其实也挺不容易的

虽然小孩总是觉得,这样感觉不好了

然而毕竟还是要有一些人继续把这个社团做下去

去年小孩管灯光,今年让她改本子,于是我也义不容辞地当了帮工= =#

感觉本子很一般,昨天看到演员也真的一般

不知道最后会成什么样子,但是不论如何

重要的是过程,如果太计较最后能做成什么样子

人比人,气死人,如果过程是快乐的

尽其力而不能,也是不错的

老实说,这个小孩运气还真是不错呢,总是遇到了一些地道的单纯的人

他们都是一些可爱的人,呵呵

也许以后我也会渐渐变得可爱的呢


明天,是我身份证上写的生日,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把我的生日定在这一天

没有问,也不大打算问了

毕竟也许,这也算是一种缘分,一个人的生命,会被这样和这样一个原本

没有关系的日子联系在一起

呵呵,10.17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数字

看起来很和谐

然而最让人心烦的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100块

本打算要不是乐队一起吃顿饭

就是班上一起喝酒

然而这样的话,就不知道要怎么安排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