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大三(十四)  

2006-09-06 22:17:00|  分类: 大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正也没什么要做的,我在火车站两条街外找了个小旅社,先把房间给订了,然后在周围比较大的一条商业街逛荡起来.

即使如此,总不至于待在房间里面看电视吧.

圣诞节虽然是外国人的节日,但如今在国内却越来越红火了,商店的橱窗里到处都挂着红色的,要不然就是白色彩喷的"Merry Christmas".傍晚时分下了一阵小雪,天空有些阴沉,然而满街的节日气氛却热闹得不得了,我逛了两家比较大一点的音像行,没有看到自己中意的东西,给路上遇到的两个乞丐各五块钱,然后就回了小旅社.

回来刚刚坐下就接到了微微的电话.

"圣诞快乐~!"

我不禁一阵微笑,想像着微微在电话那边一脸阳光灿烂的笑,"生蛋快乐啊,呵呵."

那边很热闹,仿佛有个什么饭局.

"怎么?看样子你是在独守空房哪?没让人做电灯泡拉?"

"没办法,人家一见如故,我只好放弃了'三陪'这项很有前途的职业咯~"我自我解嘲道,"你呢?在吃饭?那边好热闹啊."

"恩,寝室里面的姐妹一起出来吃饭了,他们还带了GG过来,555~"微微装哭,那边似乎有人听到了.

有人说"微微给她男朋友打电话呢~!"然后就是一阵手机的争夺战.

我在这边早笑得合不拢嘴了,没有开灯的房间,大窗户显印着是窗外的灯火和热闹,还有远方不知道什么地方在放烟花,本来应该是一个无比寂寞的时刻,我的心里却觉得温暖.

"我差点被他们给撕了才把手机给抢回来,"微微说话还在喘气,看起来是躲到什么地方了.

"怎么了?"我奸笑着说,"让我跟大伙说两句贝~"

"哼,你又想占我便宜."

"哪又占你便宜了?"我装傻.

"她们是要和我男朋友说话,"我能想象她撅着嘴说,"所以我誓死也不能让他们抢走."

"唉~你看你们多好玩啊,我一个人,作客他乡,真是凄凄惨惨切切啊......"我强忍着笑说.

"我也是啊,其实她们都有男朋友,是看我一个人寂寞才一起出来吃饭的."

不知怎么的,竟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好拉好拉,"我说,"你们接着闹吧,我看会电视就睡觉了,今天一天坐车,倒有些累了."

"恩,拜拜~"

其实微微也是一个挺不错的女孩子呢,如果......

手机又响了.


"子虚,是我......"

徐小柔竟然还会打我电话.

"有什么事吗?"我也竟然仍旧是那样努力让我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冷冰冰.

"没什么,就是想和你说一声圣诞快乐罢了."我听到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窗外的烟花还在继续,我甚至没有心情和她说圣诞快乐,"我知道了,你挂吧."

她没有挂电话,我们也都没有说话,只是保持着彼此的沉默.

曾经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每次电话打到深夜,说晚安,我总是让她先挂电话,她就坚持让我先挂,总因为这样,又多出十多分钟时间来.如今这样沉默的坚持,却只让我觉得一阵阵的心酸.

我终于狠下心来说:"那我先挂了......"

"你真的不问我为什么要和你分手么?"

"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么?"烟花已经停止,小雪也停了,天空深蓝色,忽然显得有一丝寂寞.

"我真的不想这样的,子虚......你知道吗,我现在一点都不快乐,我真的不想这样."

听到眼泪滑过脸庞的声音,心弦已经凌乱不堪,终于我说:"你到底怎么了?"

"我不爱他,可是妈妈一定要我和他在一起,他爸爸在这里很有地位,认识很多人,而且......"

"够了,别说了,"我打断她说,"你为自己以后打算,没什么错,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子虚,你不恨我么?"

"恨?"我冷笑了一下,又好像对自己嘲笑,我忽然想起强子那次说起他的怀疑来,我还想,她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吧,如今.....

"恨有什么用呢?"我低声说,仿佛只是说给自己听,"没什么事我就先挂电话了."

她沉默了一会,说"好".


我挂了电话,躺在床上,打开电视,平躺在床上,脑子里滚动的都是一些像浆糊一样的记忆,回忆就是这样一种东西,当你可疑不去触碰,把它们收起来放在某个角落,却会发现它们越来越浓,到你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地步.

一天的火车让我觉得很累,电视声也显得催眠,再醒来的时候,竟然已经天亮.

拿起手机一看,好家伙,五条未读短信,简直是乐队开会,每个人都发条圣诞快乐过来.心里忽然觉得很愧疚,原来自己光想着自己要孤单地过一个圣诞节,朋友们却是记得自己的,而我睡那么早,都没有给他们回一条祝福,确实挺不好的.

于是就坐在床上一个一个想着合适的话,回复过去.最后一条是孙茜发来的:

"比想象中的要好一点,祝你也圣诞快乐."


刚刚准备回孙茜的短信,方信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子虚,你起床了吗?"

我淫笑道:"我还想问你呢?怎么搞的,这么早就起来了?难道......嘿嘿"

"你想什,什么呢."方信这小子,才这么两句打趣就已经开始结结巴巴了.

"子虚,说认真的呢,你住在哪里了?能出来一趟么?"

"什么事?"

"那个,那个,"方信犹犹豫豫的不知道怎么说,"能借我几百块钱吗?"

"啊?!"

"你身上带钱了吗?......回去我还你."

我冷笑了一下:"你就老实说吧,是不是她找你要钱?"

"不,不是的,"方信急忙解释说,"她说她最近手头比较紧,但是同寝室有个同学生病了,同学家里比较穷,所以才......"

"方信啊方信,"我说,"你叫我怎么说你呢,这么简单的谎话你也相信?"

"但是......"

"这样的女人,得了吧,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她肯定不是什么好家伙,就算你真喜欢她,这样的话不是明显骗人么?"

"我就知道你不会借给我的,"方信在电话那边轻轻叹了一口气.

"她在不在你旁边?"我说.

"她说出去买点东西吃,我就给你打电话了."

这女的计划得还真周密啊,我心里不禁暗暗挖苦道,可方信这小子......唉,看样子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

"她要多少?"

"四百......"方信小心翼翼地说.

我的手下意识地插到口袋里,从陈均那里拿来的一千还在那里原原本本.罢了罢了,本来也是不义之财,但愿那个女生会良心发现吧.

"等会在哪见面?我把钱给你."我无可奈何地说.

"那个......"方信又开始结结巴巴了,一听就没好事,"我们在XX街,你能不能送过来啊......"

我差点猝死在床上:"方信你这见色忘友的孽障,你给我等着吧!"


看来这世道什么都能做,就是千万不要做好人哪!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