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大三(十五)  

2006-09-12 21:43:00|  分类: 大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盘算了整个石家庄之行,路费宿费自理,还白搭了四百进去,方信欠的钱,我又怎么好意思找他要回来呢?反正钱来得也不正,就当做了回善事吧.

如果说我真的收获了什么的话,大概就是圣诞节的晚上,没有想到会收到的,大家的祝福吧.想到这里,心里还会觉得温暖.

火车窗外的景物也开始变得温暖起来.

方信是不再发短信了,估计是再回忆昨夜一晚春宵,眼神都直愣愣的,不知道昨天晚上战况如何.不过方信这样的乡下小孩,大概是不会像夏羸一样把那种事当作谈资,也不会有多得意吧.

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得挺郁闷的,要说起同寝室这四个人,王亮就不多说了,在那种位置上,想找不到女朋友都不容易.人夏羸也不简单,竟然大一小女孩都被说上床了,莫非现在小孩都这么早熟了?本身以为自己好歹有个垫背的,没想到连方信都......

也许如果当时自己主动一点的话,小柔想和我分手,也会有所顾忌的吧.

我使劲摇了摇头,为自己这种邪恶的想法觉得很羞耻.


"子虚,你说为什么人越长大,为什么会变得越来越不实在,越来越伪装自己,保护自己呢?"方信忽然问道.

我一愣,想了想说:"也许,我们还是小孩的时候,都太过纯真吧,当我们长大了以后,接触到这个真实的世界,就会被这个世界所同化.真实的世界让我们不能纯真.因为单纯的人总是会被伤害."

"有时候我感觉,自己长大以后,就好像在给自己建造一堵墙,把别人都挡在外面,每长大一些,墙就被垒得更高了,最后完全就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了,无论是伤害自己的人,还是爱自己的人,都被关在墙外了......."

我忽然有了兴趣:"你说的这个,倒是一张很有名的迷幻摇滚专辑的主题."

"是么?"方信看起来也来了兴趣.

"恩,Pink Floyd的<<the Wall>>,就是这个乐队的主音吉他手以自己的经历,讲述在成长的过程中,渐渐建成了把自己和世界隔绝的迷墙的故事."

"回去一定给我听一听这张专集啊."

"呵呵,一定,我那里就有这张CD."


圣诞节过后,这个学期也快结束了.元旦节期间无事发生,指甲到底是解散了,那对同性恋乐手去了广州,据说是去了一个GAY酒吧,对于这样的奇人,在那边还是比较受欢迎的.

我忙于补习这学期本身就繁重的课程,这个学期,前一段忙于专场演出,后段又因为这样那样的事,耽误了不少课,也是时候好好补一下了----当然,还因为天天和微微一起老老实实地上自习,虽然只学到五成的东西,考试的时候拼一拼也就过去了.

考试周随后也就到了,第一科就是大神级别的半导体物理.

考试的那天,忽然下很大雪,然而没想到第一科考试,竟然以作弊被抓告终.


"真他妈倒霉!"一回宿舍,我把书包狠狠往床上一砸.

其他人都已经回来了,夏羸问道:"怎么了?"

"别提了,那么多人作弊的,就抓了我一个人,"我沮丧地说,"怎么求都不好使,愣是把我的试卷给作废了,这下傻逼了我."

王亮说:"试卷作废了?有没有报上去?"

"我也不知道,我脑子一团糟.唉......"

"还不干紧去问问,要是报上去了,不但是这一门成绩没了,作弊要取消学位的!"

"什么?"我简直疯了,"那我大学不是白念了?"

"快给教学秘书打个电话!"王亮说,"晚上去他家走一趟,送点东西,现在应该还没有上报,要报到学校里面,你就完了!"

"我哪知道教学秘书的电话啊."我都要哭了.

"我这里有."王亮拿出手机就翻电话本.

最后还是王亮替我打了电话,听口气他倒是和那个老师关系不错,有说有笑的.挂了电话,王亮说:"没啥大问题,不过晚上我们得过去老师家里走一趟,还有......"

寝室里面其他人都看着我,王亮停了一下,朝我使了个眼色,让我上走廊说话.

我跟他到走廊上,王亮搂着我肩膀说:"老师那里也不好说话,怎么的不得送点东西的.我看也不能太差,买条红小熊猫吧,六百的样子,正好合适."

事到如今,也只好这么着了,就算是破财消灾了.


王亮倒真够意思的,答应晚上陪我一起去教学秘书王老师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大个人了,我一直对老师还是怀有一些原始的畏惧感,虽然中学的时候也不算是什么好学生,但是大学以后,基本好像都没有去过老师办公室了.

开门的是王老师的老婆,一个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一看到我们手上的东西马上明白了个八九分,暧昧地冲里面喊了一嗓子:"老王,你学生来看你了."

王亮和我对视了一眼,我一个苦笑,王亮拍了拍我肩膀.

和上午那会抓我作弊时候完全两个人了,王老师批了件衣服走门口来,招呼着我们往屋里坐.王亮堆着一脸地笑:"老师这考试这段监考挺累的吧?"

"哈,王亮啊,你怎么也来了?"王老师打这哈哈问道.

"哦,这是我们寝室同学,我就一起过来了."

王亮朝我使了使眼色,我赶紧把烟给递上去:"您辛苦了,给您买条烟."

"你这是干嘛啊?"王老师连忙挡着,"王亮,这是不是你出的主意?怎么能这样呢?"

王亮笑着说:"不是什么好烟,您就收下吧,您也辛苦了."

王老师也不再推辞,把烟搁在桌上,"坐吧,坐吧."

屋子里面空气有些差,长春的冬天太冷,开暖气,门窗都是关得严严实实,而屋子里面又有人抽过烟.

王亮上来就开门见山:"今天来也不为别的,就是我们班这个杨子虚同学今天考半导体物理的时候......"

"哦,你就是上午我抓的那个作弊的吧."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含糊地点了点头.

王亮连忙解话说:"他后来回来也和我们说了,挺后悔的,作弊确实不对,不过希望您看是第一次犯错误,能给个机会."

"恩,这个情况我已经了解了,中午你们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也没把材料往上面报,基本上吧,对待这样的同学,我们是应该以教育为主的.父母这么多年培养你,国家这么多年培养,大学四年下来却连个学位都拿不到,确实我们做老师的心里也很过意不去."

"那个处分......"

王老师大手一挥:"不要抱心理压力,材料我就不往上报了,不过院内是一定会给一个警告处分的.你也要好好反思一下,要是平常好好学习了,又怎么会靠作弊这种手段来骗取成绩呢?"

"是,是."到这地步,我也只好维维诺诺了.

之后,王亮开始和老师谈起了"工作的事",而我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陈均给的一千,到如今算是完全派上了用场,虽然两次的用途都是那么古怪,不过总算帮了我不少忙,虽然都不是什么正道,就算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了,正好落了个一身干净.

而且,我也并没有想好真要拿那一千块干些什么事.

"陈均前几天还来我这走了一趟呢,王亮啊,你觉得陈均这个同学怎么样?他倒挺想当下届学生会主席的."

我突然听到王老师提起"陈均"的名字,吓一大跳,连忙竖起耳朵听.

"陈均是个什么人,老师难道还看不出来?"王亮笑着说.

"呵呵,要说精明,还是谁比你精明的啊."王老师也笑了.

"哪里敢,都是王老师调度有方,所以这几年我们院各方面都挺不错的."

"你呢?校学生会那边怎样了?"

"下学期准备竞选主席吧,各方面都做了准备,应该也差不到哪去."

"哈哈,老师也相信你的能力,不论是哪个方面."


从王老师家里出来,总算放下了原本悬着的一颗心,王亮和我并排走在长春的冬天夜晚里面,抬头看天空,长春的夜空还是那么清澈,群星闪耀,这是一个难得没有风的晚上.我爸爸过去是地方上某个政府机关的要人,小的时候,常常见到人们带着这样那样的东西来我们家"拜访".

想起来我小时候真实够愤青的,总对这嗤之以鼻,然而当渐渐长大,当自己第一次也学会了用金钱来收买别人的时候,心中竟然是如此的平静.

只是从那间空气很差的屋子里面出来以后,呼吸起室外的空气,觉得心情好了很多.我和王亮就这样并排走着,各怀心事,渐渐远去的路灯,把我们的影子拉得越来越长,拉得越来越远......


(未完待续)

PS

再次对此文可能造成的误解申明一下:此文所有情节均为虚构,不与现实中任何人或事有联系


又PS

希望那个同学院的师弟在天国安息,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