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大三(十)  

2006-08-14 13:16:00|  分类: 大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了寝室,拆开盒子一看,一双筷子,正纳闷微微的短信就到了:

"今天是11月11日光棍节,哈哈,送你一双筷子做纪念拉,晚安~"

我又好气又好笑,回了个晚安,心想,"下回看我怎么损你,哼哼."

寝室里今天分外的冷清,夏羸是兑现了他的话,果然没有回寝室,跑去和他MM风流快活去了,王亮家是长春的,明天没有课,他也回家了.

我总算找到了问题所在,原来方信竟然没有在玩游戏,正盯着电脑屏幕发呆.

"方信,想啥呢?"我刚刚疯完回来,这会也根本不困,随口就问道.

方信吓了一跳,好像还一直都没有意识到我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刚刚呢,"我说,"你想啥哪?这么出神?"一看屏幕上空空如也,"怎么今天没玩游戏了?"

"没什么,子虚,陪我说会话吧."

我有些不太适应方信这么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我拉出个笑脸说:"怎么,出什么事了?"

"子虚,我喜欢上了在游戏里面的那个老婆,你说我这样是不是很傻?"

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方信又接着说:"你们都不在寝室,晚上我想了很久,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堕落.大一的时候我还能拿到奖学金,家里人花了那么大力气让我上学,可是我现在天天除了上网玩游戏什么都不干,成绩差了,虽然也没有挂很多科,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以后会成什么样子......

"看看你们几个,王亮在学生会里面搞得那么好,你和夏羸成绩还不错,还搞了一支乐队,我却把时间都浪费在网络游戏上面,大学都过了大半了,还是一事无成.子虚,说真的,你是不是也很看不起我?"

我连忙安慰他:"没什么的,其实我们那什么乐队也只是个扯淡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拉."

"我家的情况本来也不怎么好,因为供我上学,我妹妹小学上完就辍学了,一直我都是全家人的希望,妹妹告诉我,家里现在过年过节什么的才能有顿肉吃,爸妈都说再怎么也要攒钱,希望我能读研究生,可是我现在这成绩,根本考不上研的,我想从现在开始努力学习,可是每次都又抵制不住诱惑,又回来玩游戏了......

"这个游戏我都玩了一年多了,认识了很多人,子虚你知道,我这个人胆子小,和王亮他们都没法相处,在班上也没什么朋友,这么多同学里面,只有和你还能说上几句话.我实在放不下在游戏里面认识的那些朋友.游戏里面的那个老婆,也是一起玩了快一年了,她要什么我都给她,我很爱她,子虚,你相信这种虚拟世界里面的感情么?"

我说:"其实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爱情是很奇妙的嘛."

"她也说她很爱我,但是每次我说想见她,她都说她有这样的那样的事,我觉得她并不想见我."

"这个其实没问题的吧,你可以找个比较好的日子,"我给他支招说,"比方圣诞节,你去看她,她应该不可能拒绝你的."

"唉,"他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不是很敢见她,我怕见到了,她会对我失望的."

"瞧你,"我说,"还没见面你担心成这样,男人怕什么,你就是胆子太小了,其实你也很优秀的."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终于露出了一个笑脸,"你先睡吧,我今天也不熬夜了."


躺在床上,我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到底大学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我们这些被说成天之骄子的人们,不甘堕落,却心安理得地堕落着;半年多之后,就是大四的人,大四,我真的还一点准备都没有呢.找工作或者考研,我也一点都没有想好.

在黑暗里面我听到方信的翻身声,我知道,这个晚上,我们两个注定都是满怀心事,难以入睡了.

这时候手机忽然响了,我没有来电显,那边的声音很小:"子虚,你睡了吗?"

我批起大衣起来出了寝室.走廊上空空荡荡,我奔着走廊尽头的路灯走去,"你是......"

"是我,徐小柔."

我不由得停住了脚步,一瞬间不知道应当说什么好,我看着消防栓的玻璃上印出来的自己,只是轻轻恩了一声.

"对不起,这么晚给你打电话."

"行了,"我忽然有些不耐烦,"有什么事,你说吧."

我听到她轻声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些难过,想和你说会话......"

我没有说话,她接着说:"我晚上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你都没有接."

那时候我大概和微微一起回来吧,我的手机一直都是震动,走路的时候总是注意不到电话来了.

"出什么事了?"

"我和他吵架了,"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些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晚上有哭过的缘故,我知道,以她的性格,吵架是一定会伴随着眼泪的.

"因为什么?"

"他想和我......可是我不愿意,他就骂了我......"

我在脑子里面勾勒出那个程磊的脸来,只觉得一阵恶心,我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好,于是理所当然地沉默着.

"子虚......"

"恩,就这么回事?"我语气里面多了一些不知道是哀怨还是戏谑的成分.

我们彼此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她低声说:"子虚......"

"我还以为你半夜三更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好事呢,他要干你就和他干贝,关我什么事?你这算什么意思?想讽刺我还是嘲笑我?既然你觉得我比不上那小子,我不计较你和我分手是因为什么,但是徐小柔我告诉你,你想怎么样和我没有关系,我也不想管,你自己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那是你自己的事,请你以后不要打电话来烦我."

我终于发作了,然而说出来一句句的狠话,怎么却还是觉得痛.当我吐出最后一个字,我听到她在那边已经泣不成声,我的眼泪也已经滚落下来.我扳下手机电池,背靠着冰凉的玻璃,慢慢地坐下来.

这真的是曾经我爱过的那个女人么?我此刻却只是想把她推得更加远离我的世界,我不想说我恨她,却无法控制我自己.

和她一起那么长时间,我一直都没有碰过她的身体,因为她说,我们以后会结婚,以后一切都是顺理成章,那是因为我知道她害怕被伤害.然而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这算不算对我一个最大的讽刺.

我在走廊上坐了很久,直到自己不那么难过,才爬起来到水房,洗干净了脸上的眼泪.

方信已经睡着了,我也带着从来没有的倦怠躺下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