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朝花夕拾 忆小吃  

2006-07-28 22:14:0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月底准备考试的那段时间,很苦,因为一个学期的懈怠,也因为这学期本来就是课程最多的一个学期,偏偏我还在那样的时而晴天时而下雨的天气里面大病一场.

那些日子是最痛苦的,同学都去自习室,我又忍受不了自习室太安静而压抑的气氛,总是一个人待在寝室,学习一整天一整天的,头昏眼花的时候,就跑去经C楼下买药,同时顺道看看路上的MM权当休息.然后回去继续学习.

一直不喜欢东北菜,尤其是经常出现在淀粉,每次打饭的时候看到那些糊糊胃都会一阵抽悸.

那个下午,我学得半死之际,随意地在草稿纸上写下了一些童年时候那些赚够了我口水的家乡小吃来,YY了很长时间.今天意外得翻出来,于是写下此文,权当一些回忆吧,在这个无心回家的夏天.


那么我就从走家串户的小吃说起吧.我老家的具体位置呢,是湖南长沙市附属的一个县城,而我家又不是城镇的中心,所以一般来说,遇到那些走家串户的时候是比较多了,三轮车骑过一个"小区"(当然我年幼时候是没有小区这个概念的...),比较特色一点的是"刮凉粉",主要构成成分应该和凉皮一样,往往是于木板上放置一大块,形状有点像是倒放的一块大果冻,然后卖者用一种特制的刮子,刮成十来公分长的小条;碗儿也是小巧玲珑,不到200毫升容积的样子,佐料比较复杂,只记得蒜和辣椒放得厉害.所以吃刮凉粉,往往不是为了甜肚子,只是个口味而已,每次吃个三口一般人早都辣得气喘吁吁,然而个中滋味,断然不会只是一个"辣"字了的.由于刮凉粉量小,往往都是一种奢侈的小吃,而且卖得很贵,去年回家的时候,偶然在长沙吃到一次,竟然卖到两块五,小碗不见变大,价钱涨得也更厉害了.我小时候,家里情况比较差,放假时候在家里和姐姐游戏,听到楼下又叫卖刮凉粉的,总是嘴馋得不行,然而妈妈却极少能开恩,于是多年下来,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刮凉粉了.

走家串户卖的另一种小吃,就比较有名了,想必很多人提及湖南小吃,必然想到"臭豆腐",我家那边往往叫做"油炸臭干子",而且也未必就见得那么多介绍中所提那么"臭美远播",反正我是自小就不曾觉得臭干子有多臭.卖者往往在车上置一口油锅,臭豆腐四个用竹签串起来,炸到五分脆(也可以根据食者喜好选择嫩一点还是脆一点),调料类似刮凉粉,所以辣味自然也是不可缺少的成分.专卖油炸臭干子的小车,很早以前就渐渐少了,据说是因为油锅里面的油往往是劣质油,而且久沸,用来炸的干子本身也不干净(臭豆腐的作坊一般都很脏,据说做臭豆腐的人是从来不吃那玩意的),所以被工商取缔吧.后来袋装的熟食也有做臭豆腐的,不过那味道,却与街里坊间鲜活的相去甚远.

油炸小吃除了走家串户的臭豆腐,一般都是固定在某个地方,置油锅,然后往往都有个橱窗,里面的东西,从鸡腿,鸡翅膀五块一串(我上小学的时候,这可都是超贵族消费哪),到最便宜的有花菜五角一串.这里比较常吃的有一种叫兰花干子的,一块一串,也属于豆制品,往往是长方形的块儿,从两面分别用刀切到1/2的地方,两刀一般都成个60度角,光看着就很美观,当然刀工的初意是为了缩短炸熟的时间,只是不知道切成那个形状是哪个天才的创举了.兰花干子也有嫩和脆的区别,各有各自的味道.兰花干子做得最好吃的,是当时交易市场门口一个大妈,如今早没有"交易市场"这个概念了,后来步长沙之后建设了步行商业街,大妈早不知去向.吃得更多的是花菜(后来又听人说本应当叫"菜花",反正在东北也见过那东西,白色),切成小块以后,一串大概六七块吧,过过嘴瘾解馋倒是挺不错,只可惜我自小父母便没有给零用钱的习惯,每次和几个同学一起回家,往往只能是这个蹭一块,那个蹭一块,唉,往事不堪回首.当时有个家里比较有钱的同学,吃花菜的时候,往往把后面较硬的梗不吃,当时觉得他好奢侈= =#到五六年级以后,油炸的小吃种类渐渐多了起来,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了,但是吃的最多的还是后来属于贫民消费包菜卷,也只卖五角一串.无独有偶,记得小学时候去韶山毛主席故居参观,当时的纪念堂前便有油炸小吃,卖的也是兰花干子和花菜,只是略有区别而已.

后来好似因为上文所提,油锅已经消失了,如今在街头上能看到油炸小吃摊上,都是用一块铁板,倒少些油在铁板上,然后类似做铁板烧一样,作为这种"改革"的牺牲品,花菜是不再有人卖了,倒是兰花干子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都是一块,不曾涨价.

不曾记得我们那里是什么时候兴起夜宵的,很小的时候,往往是整个楼里的邻居,都搬凳子到院子里纳凉,一人一把蒲扇拉家常,小孩子就一起玩儿.当时镇上最热闹的一条街道十字路口,一到天黑各家夜宵摊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抢占地盘,主要卖的小吃是"唆螺",唆螺的做法,是将田螺的尖上打掉,然后连剩下的壳一起放在大锅里,放上各种佐料,用大铲子炒.我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吃田螺的习惯,事实上唆螺这种小吃也是相当脏的,不仅是潜在的寄生虫,因为带壳一起就炒了,所以很少能洗干净的,而且里面吃出沙子来也是常有的事,经常吃唆螺还会有一些"奇妙"的发现.而唆螺的吃法,却比较有技术含量,将打通了的壳一面超里,一面朝外,用嘴吸气,这样在壳里的整个田螺肉就落到嘴里了,我们湖南人管"吸"叫"唆",所以唆螺这个名字,也就是从这种吃法得来的.吃唆螺的技术很难练,譬如我去年夏天回家,和一个老饕去吃过一次,两斤的唆螺,约八成落到的那厮的腹中,而我那二成中,尚有不少"哑炮",即唆不出来的唆螺,而唆螺这玩意,又不能用筷子给捅出来,所以,说是一项"技术型小吃",实在名符其实.

夜宵摊上卖龙虾也比较多,虽然至今以有无数龙虾尸横我手下,但我至今仍不知道这种"龙虾"学名是什么,只知道断然不是海产,曾有人说就在田间地头就有,然而我觉得不太可能.言归正题,龙虾在长沙多叫"口味虾",后来我们那里也改称"口味虾"了,口味者,辣也(哈哈~),一只龙虾身上,其实正经能吃的往往只有两个部位,大钳子里面一点肉和尾巴.要咬开大钳子又不让它碎掉,以便顺利吃到里面的肉,又事一项技术活儿,新手往往把钳子咬个粉碎,结果吃得很不尽性;尾巴部位技术要求比较低,但是如果不能找准尾巴中间切好的那条线,往往也会事倍功半.说到吃龙虾我比较有心得,已经练到了不需要直接用手就能完成所有技术动作的境界,只是最近两年都没有温习,想必也生疏了吧~

再说说一些大吃吧,在东北也没见过的.

米粉,这边应该也是没有的吧,我望文生义地理解,应该就是米做的吧,往往是前天晚上有人骑自行车走家串户地叫卖,有时妈妈会让买上一些(似乎每人四两?我不太记得了),米粉的吃法和煮面类似,但是我好像一直就比较偏爱米粉,在外面吃早饭,也很少吃面,都是叫粉.米粉的做法好像也比较脏,据说也属于,如果你去看过一次米粉的制作过程,这辈子都不会再想吃那玩意了.....我猜想的话,米粉应该都是从不知道哪里收来的剩饭做的吧.然而米粉最奇妙的是,如果米粉剩了,还可以做成炒纷.做法和这边的炒面完全一样一样,不过往往粉还是主要成分,一般少少放一点白菜,辣椒是大大的有,有的地方做得口味太重,辣的人一份都吃不完也是有的(汗...).米粉往往吃得人肚子撑,但是却不禁耗,往往早饭吃不太撑的话,中午不到就饿了.

比较特别的一种主食还有早餐的一种葱粑粑,翻译成普通话大约是"葱花饼"吧,只在比较小的时候出现过,味道是绝对不错,面也一般都比较精致,只是饼小卖得也不太便宜,虽然很好吃,但是吃起来却不划算,可能也是受"油锅"的限制,后来也不曾见到过了.另外还有一种红薯饼,用切成小块的红薯块拌面粉炸成,别是一番风味,后来也没有了.

也有煎饺,各家卖的有的随便炸一下,有的炸得比较脆,和这边的区别是都会配有一小包调料,或者是直接混在饺子里,高一上走读的时候,天天都走一家去买早餐,那家的调料就十分正,往往是吃完一份饺子,刚刚好辣味上来,颇有一些回味,当时在学校住校的同学都爱上那味道,好多次找我带早餐.即便是当时学校食堂里曾经买的蒸饺(比较贵,依稀记得一屉三块),也都会带有一个小碗乘放特制的调料,虽然做法比较粗糙,酱油为主,不过也聊胜于无了.


回想起来,东北的食物好像都没有个什么太鲜明的味道,如果有的话,就是盐放得比较重吧.往往看到一个四川同学吃饭是随手往菜里面加辣椒酱;山西同学泡方便面必然拿出一瓶醋猛加;上海同学的话......兴许会往菜里加糖?那么如果有东北的同学去了南方,或许会在菜里加盐吧.


写这篇文章过程中,口水都快吞了一升了,痛苦,搁笔先~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