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大三(六)  

2006-05-30 09:26:00|  分类: 大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傍晚的时候,夏羸给我发短信说,今天还排练不了?

我想了想,给每个人发了信:"今天照常排练."


今天排练的气氛异样的沉重,所有人的一言不发,大家基本都已经熟悉,只是一遍一遍机械地重复而已,彭洋唱得也有气无力,我也低头闷打着.

14首既定曲目很快走完了一遍,屋子里面顿时一阵死静.彭洋又开始反复擦琴,强子点烟,屋子里面很热,以往每次他都出去抽烟,但是这次谁都不想说什么.

微微把音量关掉,好像在练着某个曲子,但是我知道她根本心不在焉,那几段简单的谱子我都快记下来了,我看到很多的次地弹错.

一支烟的时间,谁都没有说一句话.我呆呆地看着强子抽着烟,末了把烟头狠狠地砸到地上:"操,都他妈演不了了还排个屁."

彭洋不再擦琴了,微微也不弹了,大家都看着他.

"我操他妈,操他妈的."强子举起吉他就砸了下去.

"强子你疯了?!"我们冲了过去,夏羸挡他,但是已经来不及,一把IBENAZ已经成了两段.

"强子你疯了,演出不开就不开了,你干嘛砸琴啊?"我抓住他衣领,"你丫看着我,你丫怎么了?那时候的牛气都哪去了,你丫的怎么了?"

"子虚,我知道今天我是不对,我他妈的......"强子竟然流泪了,我认识他两年多时间,从来没见过他有过一点悲伤,更不要说流泪了.

他一把抱住了我,浑身发抖,泣不成声.

我的眼泪也忍不住下来了,我看到一向爱装酷的彭洋,吊儿郎当的夏羸,眼泪都涌了出来,微微早已经哭成一个泪人.

"这么长的时间,我实在是不甘心啊,"夏羸说,"这么长的时间,什么苦都熬过了,什么痛都受过了,为什么到了现在,却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呢......"

就在这样一个夏夜,在这个小小的排联室里,我们五个抱头痛哭.也许上天不会看到每一个凡人的伤感,但是此刻我们只是想问一句上天,为什么要让我们承受这么多的痛苦?也许其实我们还有很多挽救的时间,离预定的时间还有几天,但是此刻我们只是想这样抱头痛哭,什么都不管.

哭了哭累了,五个人在靠着墙坐下来.强子忽然问道:"办演出如果紧点用的话花多少钱?"

我奇怪地问:"如果紧巴一点的话,2000应该差不多吧,你在想什么?"

强子看了看我们,说:"这个钱我出."

"你打算怎么办?你琴都没了,你现在还得再买琴."彭洋说.

"放心吧,这点钱我还是能付得起的,我就把我的手提卖了,告诉我妈丢了.让我妈给我再买一部就行了."

"这样不好吧?"微微说.

"这样是不太合适,"我也说,"这样骗你妈也不太好.也不算是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办成了自己的演出."

"其实我妈不缺那个钱,"强子对我说,"那你要怎么办?"

"这样吧,"我说,"我们最后再拉一次外联,我们所有人去和你妈妈那里一趟,如果我们尽自己的努力也不能说服阿姨支持我们的话,我们就只能怪自己能力不济了,那之后我们是继续跑外联推迟演出计划,还是干脆算了,我们再打商量,怎么样?"

所有人都看着我,我发现大家的眼睛里面都充满了希望.

"那么,我们再做一个方案,就让阿姨的超市来赞助我们的演出,这次我们一定做得最好,怎么样?"

我伸出手来,大家把手都搭在一起,"加油!"


豪言壮语总是容易说的,但是做起来却难免会发现要兑现自己说的话其实是件瞒不容易的事.强子第一次表现得那么扭捏,几乎是把他从寝室里面给拖了出来.

一路上这小子是坐立不安,我看着他是又好气又好笑,他一见我就不好意思地笑.我说:"你这是见你妈呢,你急成这样干嘛."

强子一脸痛苦:"我说还不如我直接把笔记本给卖了来得爽快呢,我都不知道当时怎么答应你这破提议了."

强子的妈妈开了长春最大的一家本地超市,不过在市区的另一边,所以我们几乎没有去过.我倒是见过一次强子的妈妈,她其实还是挺疼强子的,但是其实这次来找她我心里的把握也是五五分成,没有绝对的信心,不过说实在的,这点钱对她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大事.

办公区的员工都认识强子这个大少爷,见面都和他打招呼,强子今天是说不出的腼腆,走到经理室门口死活都不想再进去了.

微微乐得都不行了:"强子你也有害羞的时候哪."

我们要开门,强子死活挡着.我们又都不敢发出什么大的声响,于是在门口上演了一场滑稽的抢门战.

这时门开了,强子的妈妈一脸错愕地看着我们,"强子,这是你的同学?"

"妈,"强子欲言又止,又转身看了我一眼,"子虚,还是你说吧."然后一个转身钻到后面去了.

阿姨大概也没见过强子这害羞的样子,我们几乎同时憋不住笑了.

阿姨说:"是强子的同学,大家都进来吧,别在门口站着."


强子还是死活不开口,本来我安排是他自己和他妈妈说明情况的,这种情况也没办法了.

我只好自己把基本情况和阿姨说了说,包括这几个月的准备,拉外联的情况一一告诉了阿姨.

微微也来帮忙:"阿姨,这次演出我们花费了很多的心思来准备,能到今天这个情况真的很不容易的,但是这季节拉赞助确实是很困难,我们也都付出了我们的努力,不得已才想到找您来帮我们的."

强子还是坐在边上一句话都不说低头弄手指甲,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她妈妈正看着他,又马上缩了回去.

"小杨,小苏,你们说的阿姨都知道,阿姨自己也是搞这个的,这个时候要拉到赞助确实不容易.但是不管怎么说,阿姨愿意帮你们.强子这些年来一直都没让我们省心过,不但学习不好,还经常惹事.当时他要说要学吉他的时候他爸爸也是极力反对,说不务正业,也是我支持他了.强子啊,妈妈知道你不爱读书,可是你爸爸还非逼着你读,其实你能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的话,就要努力去做好.今天你能来这里,带着你乐队的这些朋友们,通过自己的努力来争取妈妈的同意,妈妈很欣慰."

"妈..."

"强子,你也长大了,多和大家一起,不要总做那些出格的事,别惹你爸生气了,知道吗?"

我们在旁边看着这一对母子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强子后来告诉我,他从初中以后就再也没有和妈妈这么亲近过了,虽然他还是觉得,在我们面前好像有些丢人,但是,他很开心.


强子的妈妈给了强子八千块,买琴和开专场这下都不是问题了,一切终于又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