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大三(五)  

2006-05-28 16:10:00|  分类: 大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干劲十足的回了学校,叫上了夏羸和彭洋,一人负责一部分,决心要做一个最好的策划,一鼓作气把这个赞助拿下来.

这一忙就忙到了凌晨三点,等到所有完成以后,我们都已经困得不行,约定第二天五个人一起过去那家叫"成泰"的手机行.

说是三点上床睡觉,可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大概是心情有些激动吧.方案做的很完美,连错别字我们都细细检查了一遍,一向吊儿郎当的强子也开始在旁边指手画脚地出主意了,一想到明天谈好了,一切活动就能走向正轨了,我心情就激动得不得了,这种时候哪还有心情睡觉呢.

寝室里面四个人,除了家在长春的王亮已经回家了,我们三个,我,夏羸,方信都没回家.我和夏羸是忙着跑外联,方信就在寝室里面玩了6天的网络游戏.

这时候夏羸这小子已经睡着了,他是天生的乐观,无论什么情况都总能睡着.方信天天昼伏夜出(晚上的网速比较好),这会正是精神的时候.

我躺在床上,开始幻想起明天的见面,然后和店主谈合同,然后接着开演出,思维开始到处乱窜起来.

来了一条短信,一看,是微微发过来的:"子虚,我睡不着,想着明天有些担心."

"真难得啊,你也会有失眠的时候,呵呵."

"哼哼,其实我是在想我们专场那天我应该穿什么衣服呢,嘿嘿"

啊,我太天真了,这家伙只怕和夏羸是一样的粗神经,她会担心才怪呢,这时候就开始考虑起那天该穿什么衣服了,晕死.

"得了得了,苏微微小姐,还是早点睡吧,晚安: )"


几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夏羸睡了个半死,我都差点跑他床上去把他拖下来了,我们出门的时候,方信刚好准备睡,两个世界的人哪~

约定在校门口集合,这天天气还有点冷,有些阴阴的.彭洋也难得早起,满脸困倦,却遮不住兴奋的神情.我一看到微微就忍不住笑了,虽然涂了些深色的眼影,但是还是能看清楚眼睛黑了一圈.

我忍不住说:"看样子后来还没少试衣服啊,嘿嘿."

微微上来给了我几拳:"你也不看看你眼袋多大了,还说我."

公共汽车来了,我们鱼贯而入,迎着夏天尾巴上的朝阳,走向了我们的希望.


"什么?"我们五个人几乎异口同声

"对不起啊."昨天的那人满脸歉意地说,"后来请示了老板,他说这个活动意义不大,真是对不起."

"这样吧,让我们见一下你们老板,我们做了详细的活动策划书,让我们和他谈谈吧."微微还是不肯放弃最后一点希望.

"老板现在还没来呢,但是他应该不会同意的,我昨天也和他说了很久的."他显得也很抱歉,"实在是很对不起,我也很想帮你们的."

我说,"那你们老板什么时候来的话,我们在这等着."

"那......好吧,他的办公室就是楼道边这间,我等会要出去跑业务,你们看到一个胖子的话,就是我们老板了,他姓王."

那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转身走了.

我们五个人顿时又一下子从山峰掉到了谷底,在楼梯间上找了一边坐了下来.

即使那个老板回来了,估计希望也是微乎其微吧,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沉默着,楼道上人来人往,路过的人们只是绕过我们,我们彼此也不说话.微微盯着策划书看着,但我知道她其实只是在发呆,彭洋心不在焉地摆弄起了衣服扣子,夏羸和强子在抽烟.我,胡思乱想.

我不记得等了多长时间,就像等待戈多似的,其实也许这时候出去接着跑的话会更正确,但是谁都不想再提了.

微微忽然拉了一下我的手:"那个是不是他们老板."

一个穿西装有些秃顶的胖子正在开经理室的门.

我和微微站了起来,回头看他们三个.

强子还在抽烟,夏羸抬起眼皮看了我们一眼:"你们先进去吧."

胖子老板很不耐烦地听我们讲了几句就说他不感兴趣,我不甘心地侧出身子堵在门口,把策划书递了过去.说:"不管怎么说,还是请您看一看我们的策划吧,也许对您很有帮助的."

胖子非常不耐烦地抽了过来,皱着眉头看着.

我忽然听到楼道那边传来争吵的声音.

"我操你妈,老子坐这都碍你事了?"是强子的声音.

"你妈的小孩也这么嚣张."我转头看去,一个保安模样的人正在推强子,强子已经站了起来.

"操!你他妈敢动我?!"强子给了那人脸上就是一拳,那保安一倒,脑袋撞在墙转角上,当时就破了.保安坐起来,一摸后脑勺正流血:"操,老子流血了."

这下完了,我喊着:"强子,别打了!"跑了过去,可是已经晚了,强子脚已经踢了上去:"你妈的,老子打的就是你."

夏羸和彭洋简直就是在帮忙,象征性地拉了强子一下.我上去一把抱住强子,"别在这打架,你还嫌不够倒霉啊?"

夏羸说:"你刚刚是没看到这杂种多嚣张,妈的."

楼下上来了三个保安,手里都拿着家伙.彭洋在最前面,说了一句:"你们想干嘛啊?"

话没说完领头的保安就给了他一电棍,彭洋大叫了一声倒了下去.

强子找不到东西,从旁边拎起一个灭火器瓶子就砸了过去.当头那个保安一闪,打在身后一个保安身上,这一下不重,落地时候却刚好砸到人脚上,一双白色的球鞋马上就渗出血来.

我们都急了,夏羸也拎起了一个灭火器,被打伤的保安早爬了起来跑过去了,那个脚被砸的保安看来伤得很严重,嗷嗷叫唤着,满头大汗,他们不敢和我们对峙,扶起两个人就下楼去了.

彭洋也爬了起来,微微跑了过来,吓得不停流眼泪:"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问彭洋:"怎么样?"

他咬了咬牙:"没什么,浑身有点疼."

夏羸过去扶他站起来,强子拨了个电话:"刘叔叔啊,我们在XX街的成泰手机三楼,被困住了,你带几个过来接我们一下好不好?"

那边回答很干脆,强子挂了电话说:"是我爸爸在派出所的一个老战友,我叫他来接我们."

整个走廊上跑的一个人都没有,地上留下了一小滩血,强子看了看,朝血迹上吐了口痰:"操他妈的,敢动我."

"现在怎么办呢?"微微眼泪停住了,小声说.

"没事的,"强子转过身来看了我们一眼,"我叔叔是派出所副所长."

二十分钟以后,楼下一阵骚动,然后强子的叔叔上来了.

"强子你又惹什么事了?把人脚个砸成那样了."

"是他们先动手的,叔叔,你问我这些朋友,他们还用警棍打了他."强子指了指彭洋.

"行了,叔叔不会告诉你爸的,你等会赶紧和你这些朋友们直接回家,那个被你打伤脚的人粉碎性骨折了,钱的事叔叔帮你解决了."副所长摸了摸强子的肩膀,"你啊,什么时候别这么能惹事就好了.快走吧."

回学校的路上,我们一路无话.后来强子告诉我,这个刘叔叔老婆不能生小孩,因为和强子的爸爸老战友,关系铁,一直把强子当成他亲生儿子一样,非常地疼他,都不知道有多少次打架是这个刘叔叔帮他了解后事的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