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大三(一)  

2006-05-10 22:10:00|  分类: 大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负责任地再开个新坑,好久没有写博客了

看完麻烦谈下感想,谢谢多有关心我博客的人们

大三(一)

"a~qie~!"刚下火车我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啊,亲爱的长春啊,我终于又回到了你温暖的怀抱了......"话没说完,我又打了一个喷嚏.

感情是有人在想我了,只是不知道是谁这么想我,想起来还没完没了的.八月的长春还挺热的,我能感觉下火车以后一阵拥挤,这时候身上都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火车站前人来人往,这也是学生归校的高峰时期,无数的背着书包拉着旅行箱的学生来来往往.而我,此时一身轻松,什么都没有拿,倒也还挺惬意.

慢着...我好像不应该是一身轻松才对吧.我忽然想起来,我的背包,手机,mp3,钱,等等......仿佛都还放在火车上,而现在火车已经缓缓地北上了,下车也已经有快半个小时了.

我疯狂地扑向了一个小商店,拨通了我的手机号,漫长的等待后,有个男人接了我的电话:"喂."

我竟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冷不丁丢了一句:"哥们,那是我的手机......"话没说完对方就挂了.我不甘心再拨,已经关机.

我的心里顿时寒风凛冽,世界忽地黑暗了.那小子看样子是决不会把手机还给我了,此刻也许他正详细地检查着我可怜的包,并把钱,mp3,手机,一一据为己有,包里还充电器等一应俱全......

我挂了电话,失魂落魄地转身朝公共汽车站走去,身后响起一个尖刻的声音:"哥们,你还没给钱呢."我转身:"多少?"

"两块."

我心里骂了一句:"ZTM黑."手往裤袋里一插,心里顿时又凉了半截,口袋里的钱不多不少,刚好两块.

我从来没有觉得绿票票上的毛主席是如此的可爱,我无比伤心地把它们举起来,颤抖地交给了小商店里面那个尖嘴猴腮的店主,他白了我一眼,一把抢了过去.

这时,我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样的话,我岂不是连学校都回不了了?我把全身的口袋翻了个遍,上衣左边口袋破了一个窟窿,我忘了是有一个一元的还是五角的硬币掉了进去,窟窿不大不小,以往几次想把它抠出来都以失败告终.

于是我找了一个相对比较僻静的旮旯地里,把上衣脱下来,努力地奋战起来,期间路过N个人,无不以打量外星人的眼神看着我.

在一番苦战之后,终于大功告成,谁知道出来的竟是个五角......

我差点直接昏倒过去,有没有搞~~错~~~


下午的光景,太阳还在灼灼地照着,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一块钱,我现在需要的只是一块钱,不,是五毛,有五毛我就能回学校了,回学校就好了,先不管丢了手机那些倒霉事了,现在我需要的是回学校.

也许我可以和卖报的大妈借个五毛,不过......仔细看了看附近卖报的大妈,也没有哪个长得慈眉善目的,还是,还是算了吧.

要不就坐霸王车吧,或者上车以后丢下个五毛硬说自己投了一块......当然,这个万一碰上哪个不慈眉善目的司机叔叔,非要撵我下去就完了,这个也不好.

要不干脆就地乞讨得了,没准还能把今天晚饭给讨来......

我锤了自己一下,都什么时候了还胡思乱想,唉.


也许我应该给徐小柔打个电话,恩,徐小柔是我女朋友,这个先和各位看官们交代一下,要说我这个女朋友啊,我一般都叫她徐肉肉,哈哈,当然其实她也不是很胖的.

怪也怪我自己,决定了提早几天回学校,想给她个惊喜,于是就没有告诉她我先回来了,不然,她应该会来接我,就算她不来接我,这么久没我消息她肯定也该担心什么了.

给她打个电话吧......见鬼,我的电话丢了,我又苦着脸蹲下了.

也许我现在可以狠狠地想她,给她输送意念波,没准我们有点心电感应的话,她也许也会知道我现在落魄地蹲在火车站前面,为少了五毛钱而发愁.

肉肉啊,快来救我吧~!我就是那落难的王子啊,肉肉啊,我的公主,快来救我吧......

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奇迹有时候都是会莫名其妙地发生的,就比如我正在抓耳挠腮之际一个不经意地抬头,竟然看到一个无比熟悉的人.

而此刻她也傻着眼看着我.

"杨子虚,你怎么在这里?"她看样子比我吃惊得更厉害.

我站起来,"肉肉?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不是后天才来学校的么?"她仍旧是一副看到了外星人的表情.

我挠了挠脑袋,说:"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但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现在......现在那个......嘿嘿"我不好意思地笑了,不晓得应该怎么和她解释.

不过让我奇怪的是,她并没有表现得惊喜,而是问道:"你没收到我短信么?"

我苦着脸说:"别提了,刚刚在车上忘了拿下来,不知道让谁给拿走,现在都关机了.你什么时候给我发的短信?"

她看了看出站口,"刚刚呢."

下一列车已经进站了,出站口已经聚集了不少接站的人,已经有些人陆续走了出来.我问道:"你来接谁?"

"不接谁......"她支支吾吾地说着.

我意识到这家伙在说谎话,肉肉同学就是这样,说谎话的时候总要花很长时间打草稿,总是一眼就被我看穿.

果然,已经有个人挥着手走了过来.


"小柔~!"

肉肉朝他笑了下,又朝我笑了一下,后者比较笑得比较尴尬.我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对劲.那个男人走了过来,我几乎和他同时开口:"这位是谁啊?"

此时换徐小柔苦着一张脸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他.

我伸出手去,对那个谁说:"你好,我杨子虚,是小柔的男朋友."

我看着那人脸上神色在刹那间诡异地变化着,然后他换了个无比虚伪的笑对我说:"原来你就是杨子虚啊."他转身对徐小柔说:"这是怎么回事."

徐小柔仍旧苦着一张脸说:"我刚刚已经给他发短信了啊."

那人一脸诧异地说:"什么时候发的,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他家不是长沙的么?"

"我怎么知道啊,他说他想给我个惊喜,就偷偷先回来了,结果,刚刚好又在这碰上了."


我感觉我被晾在了一边,看着他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于是说:"等下,小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刚刚我已经发短信给你,和你分手了."

我知道很傻,但是仍旧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我给你短信里面都说得很明白了."

"但是我没有收到,我手机丢了."我说.

"反正我们不合适,我现在和他在一起,很好的,你不用担心我."徐小柔同学已经缓过气了,换上了平时的习惯口气.

这时候,那个谁开始适时地走上一步,伸出手来说:"我叫程磊,B校区的."

我顺从地和他握了手,然后我们三个人呆站在原地.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程磊朝徐小柔使了个眼色,徐小柔说:"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们先走了."

我麻木地点了点头,他们如释重负地转身就走,仿佛逃命一般.


我看他们走出不到五米,说:"等等."

他们转过头来,一脸紧张神色,我走上前去,说:"借我五毛钱."

程磊一脸狐疑地看了我一眼,低头拿钱包,不时抬起眼皮看我一眼,好像我会乘机狠狠给他一拳.

钱包里面有二十,十块和五块,我就那么看着他犹豫了一下,拿出一张十块的递给我,然后朝堆了一个比刚刚那个更虚伪的笑说:"不用还了,我们先走了."

他们夺路而逃,我看着他们牵着手钻进了一辆的士,上车之前还不放心地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的眼睛忽然有些一些模糊.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