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到瑞金去(十五)  

2006-03-08 21:59:00|  分类: 到瑞金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手扣子扣到手上的时候,我脑子里面乱成一团糟,会不会把以前的一些也都挖了出来?坐上警车一路上我脑子一直在不停的胡思乱想.

到了派出所以后王队长仿佛对我态度少了许多,他让我坐下来,客气地和我说:"你也是汉人吧,在这地方汉人不好混哪."

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随便恩了一声.

于是他继续说了:"我过去还在北京工作的,后来出了点小问题,结果被调到这种地方,挺操蛋的吧?"他一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絮絮叨叨个没完.

忽然我明白了,这家伙就是要钱,没别的意思,于是我打断他说:"我打个电话可以吧?"


天已经发白了,我在心里思忖着微微此时在做什么,也许半夜的折腾让她已经太累了,这时候已经熟睡了吧,我打通了她的手机.

她声音嘶哑,显得非常疲惫.

"微微,你好点没有?"

信号不太好,有些咝咝的电声."你在哪里?"我仿佛看到了微微坐在空荡荡的房间角落里面发呆,"我好了些,但是还是很难受,我以为你走了......"

我舔了舔嘴唇,压低声音说:"我遇上点麻烦,现在在派出所,你带点钱过来.中北亚路派出所."

她沉默了一下,说:"两千够了么?"

我说好,然后挂了电话.


王队长仍旧在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但是我看得出来他笑的成分更多了.


半个多小时以后,微微一脸疲惫的出现了.之后的整个过程就好像做一笔买卖,不同的是我们没有心情再讨价还价,微微拿出了两千块,把我买了回去.

回去的路上,我们彼此心照不宣的沉默着,我不知道微微心里在想着什么,抑或她什么都没有想,只是呆呆地看着窗外没有生命却带着死亡味道的工厂,林立的烟囱.

"没有那么难受了吧?"

她还是没有转过头了,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

我下定决心要打破这尴尬,于是我说:"我弄到了海洛因,但是突然有警察来了."

她轻声说:"我知道."

我的决心丧失殆尽......


屋子里面已经收拾了一遍,而且打上了香水,闻不到之前的味道,却还是显得不祥.我心情低落,微微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彼此不说话,却不是互相赌气.

我不时地看墙上的钟,而指针却仿佛是粘在钟面上,时间像是一潭死水不再流动.

等到终于八点时候,我如释重负地起来,说:"我去买早饭."

我打开门准备离开,她忽然站起来,我回头看她,她也直愣愣看着我.我们就那么对视着很长时间,最后我还是下定决心出去了.

在转身地一瞬间,她跑上来,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我,我感觉她的呼吸很快,尖尖的锁骨顶在我的脊梁上.

这一抱含义模糊,但是我知道她至少表现出来她是爱我的,只是,我真的能很清楚地感觉到,我们之间的裂痕在渐渐的撕裂.当我们的目标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又越来越不清晰的时候,我们都变的更加敏感了.我们已经不再是当时那两个,全身心期待未来的男女了.

再漫长的拥抱也会结束,我们终于分开,眼神却不似开始那么陌生了.

我说:"很快就回来,你等一会."


我走下楼来,刚刚好些的心情又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雾,究竟我们还应不应该去喀什呢?也许我们应该去找那几个东突分子,可是即使政府都找不到他们,我们又上哪里去找他们呢?

......而且,如果瑞金真的在喀什的西边,那为什么在乌鲁木齐的毒品贩子也只是"听说过"这个地方而已?

也许其实瑞金根本就不在新疆,又或者......那里从来都不外销毒品吧.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