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到瑞金去(十三)  

2006-03-06 23:11:00|  分类: 到瑞金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其实不太相信巧合这种事,可十三确实是一个不吉祥的数字.

我们到乌鲁木齐的时候是13号,就连这段也刚好写到连载十三的地方.

出国际机场,27路的公共汽车,我们不想去市区,在这个城市只想作短暂停留,火车是第二天下午的火车,我们已经有些等不及了,海洛因已经都吸完了,我们只想在下一次毒瘾发作前赶到那里,我们已经无法等待下去,在最接近目的的地方,我们彼此都不说,却都无比期待.

这条路叫迎宾路,两边都是新兴的工业区,不荒凉,却显得冷漠.


车一路过去,停过三个站,转弯,我们要找的只是一家小宾馆即可,甚至都不必要是宾馆,只消渡过今夜,明天中午起来,直接奔往机场,票事先已经订好,这也不是繁忙季节.

更何况又有多少人会和我们一样,在这个季节里,满怀希望一秒钟也不愿等待地奔向那个边境的城市呢?

直到晚上12点前,一切都还不是朝着不吉祥的方向发展下去的.然而12点的时候,微微的毒瘾忽然犯了.她的瘾现在已经很严重,她翻着白眼的,死死地抓住我的手.我奋力地挣脱了她,她就在床上翻滚着,扭曲着,像是一只被人活生生扔在陆地上的鱼儿,垂死地挣扎.

持续了半个小时她才渐渐安静下来,她已经完全不成人样,头发乱成一团,还有一些在狂乱中被她自己扯下来,衣服也破了.她大小便失禁,满床都是那些东西,脸上,泪和鼻涕,大便和小便都混合在一起.身体上的那些开始溃烂的斑点变得更严重了,在刚刚的挣扎中,血和脓都流了出来.

她已经不象活人了,甚至都不像人了,她象一只被忘记在某个角落的苹果,肆意地变化,腐败,霉变.

而整个过程中,我只能躲在屋子的一个角落呆呆地看着她,又仿佛根本看不到她,只是呆呆地看着那里不存在的某种东西.

她像已经死去一般,不再动弹,而只是偶尔有几下神经质地抽动.


臭味布满了整个屋子,让人作呕,而我竟然毫无感觉,我也像死了一样.没有呼吸,闻不到满屋的臭味;没有眼睛,看不到死去的微微;没有双手,不能触碰任何东西.

很久以后,我才缓缓地起来,拉开了窗户,夜寒一下子布满了整个房间,我打了一个冷颤.

我转过身,对着微微地方向慢慢地说:"我去那边的酒吧看看,也许能弄到海洛因......"

她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她还是保持原来的姿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我出了宾馆,叫了一辆的士,让它载去最近热闹的酒吧,我知道在那样的地方,一定能买到毒品.


一家通宵营业的酒吧,人群仍旧沉醉在荒淫无度中,我的到来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

我走向吧台,却没有闲心在闲谈,直接问道:"找谁买海洛因?"

吧台里面的人一迟疑,看着我说:"你不是本地人吧?"

"找谁买海洛因?"

他看了看我,转过身去和里面的一个人小声说了几句,那个人超我瞟了几眼,然后走了过来,装笑地说:"我们这里不卖粉子的."

我说:"我没找你,我问你找谁买."

他朝那个人使了一下眼色,然后转过脸来笑着对我说:"不好意思,不是熟面孔,所以多问几句,没办法,大家都不容易."


毒品贩子很快出来了,他看了我一眼,说:"进去说话吧."

在里面有个包厢,进去以后,贩子把房门一关,外面的热闹便几乎完全隔绝起来了.

"哥们应该都开始靠打针了吧?能看出来."毒品贩子仍旧是谄笑.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