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爸爸(上)  

2006-11-01 10:38:00|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我刚刚十岁.

当雨后的那些有些阴暗的下午,成群的蚊子象疯了一样朝屋子里面飞来的时候,我对这些以吸食人血生长的虫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然而雨后的蚊子也是最脆弱的,它们纷纷落在雪白的墙面上,这让它们无处遁形.而我则大开杀戒,妈妈对我为了打蚊子而弄脏了墙壁并没有太多的异议,起始时她是会反对我的,后来蚊子越来越多,妈妈便说,阳台上的窗户还没有关那.于是我们便跑去把阳台上的窗户关上.窗户关上以后,就没有更多的蚊子飞进来了,我们爬到桌子上,椅子上,仔细一寸寸地在墙面上寻找着,寻找没有被消灭的漏网之鱼.雨后的蚊子都是奇形怪状的,它们有的有十二只脚,有的会有坚硬的长尖嘴,有的翅膀会泛出红色蓝色,有的个头会很大.妈妈说,雨后出现的蚊子都是最有毒的,蚊子会在城市总最阴暗潮湿最让人讨厌的臭水沟和下水道里面产暖,而自由那些蚊子中的怪胎,才会在雨后出生,在雨后出现.它们(本来作为蚊子就已经很让人讨厌了),把这个城市搞得乌烟瘴气,令人讨厌,使人绝望.

妈妈说,不要被蚊子咬到,她说那会很可怕的,然而我并不知道有多可怕,只是隔壁的梅西告诉我,如果长大了想要当飞行员的话,身上是不能留下任何的伤痕的,我并不知道飞行员是什么样的东西,也不知道当上飞行员有什么好处,而梅西也不知道飞行员是什么东西,事实上他也并没有说他要当飞行员,而我也更不会傻到为了并不想当的某种东西而保证自己永远不被蚊子咬到.而话虽这么说,我是并没有被蚊子咬到过的,梅西也没有.

如果被蚊子咬到,会怎么样呢?我很小的时候就这么问妈妈,妈妈笑了,很放肆很轻佻的笑,她甚至都没有打算回答我却那么嘲笑起我了,似乎我这个问题是多么的显而易见,而惹人发笑的,并且她仍然是不打算告诉我答案.同样的理由,我也不可能问梅西,虽然他曾经说过被蚊子咬到便不能做飞行员了,可那并非是我问过他被蚊子咬到后会怎么样之后他的回答,而只是他随口和我提起的.

我们住在一栋很破旧的单元楼,楼道里黑乎乎的一片,除了我家所在的第三楼,就是对面住的梅西.梅西也是有爸爸妈妈的,但是就像他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爸爸妈妈一样,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爸爸妈妈.他们似乎是不出门的,如果出门的话,也肯定是在太阳落下以后,楼道里一切都一片漆黑之后,或者是在我们去上学的时候.而我们也不会在城市里遇到任何同学的爸爸妈妈,我们每周都上学,如果天气预报没说明天下雨的话.

学校的位置在我家所在的单元楼四个街区以外,长年的走路上学,即使是天黑了,我也能走回家里来,妈妈起先是有些担心我的,于是有一天,梅西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老师说,你们两个人以后就一起回家吧.我的家是离学校最远的.据说是,每几个街区就会有一所学校,一般都在三个街区以内,而我的家,算是离学校比较远了.

从那天开始,梅西就住到了我家的对门,虽然是邻居,但梅西从来没来过我家,也没有敲过我家的门,每天早上六点,只要天气预报说不会下雨,我们就在楼下集合去上学,回家的时候,是晚上九点.

上学是一件让人讨厌的事,但我们却不能不去上学,除了上学,我业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学校里是很无聊的,老师是大人,他的样子很古板,课程的内容很简单,要求所有人都坐在座位上,不能弄出太大的声音,如果谁试图和别人说话或者把座位弄出响声,或者打算在学校睡觉的话,古板的老师就会叫来更多的老师,把那个捣乱的同学抓出去.这时候,捣乱的同学知道大祸临头,有时会大喊大叫,老师就会拿出一个小小的棍子把他击倒,大约半个小时以后,捣乱的同学被送了回来,大家就会发现他少了一个耳朵.那个空出来的地方,已经用泛着血红颜色的纱布包好,如果有人两个耳朵都被老师割掉了,就不能再犯错误了,因为下一次错误,他就会被从学校开除.至于为什么老师咬割掉捣乱的同学的耳朵,谁也不知道,只是老师们不把那个叫割耳朵,叫"记过",而我从没有见过那些还没有长大却从学校开除出去的孩子,曾经有一段时间,传闻那些孩子都被送去医院把耳朵接上了,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医院是什么地方,就连传闻这个消息的同学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梅西也少掉了一个耳朵,但是当时我还不认识梅西,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被记过,梅西也从来没有说过,他有时会若有所思地摸着那块光秃秃的地方,虽然我真的很好奇,但我即没有去摸过那个断掉耳朵的的切口,也没有问过梅西当时是为什么.

上课虽然很无趣,下课倒还有些意思,每一个小时的上课之后,会有五分钟下课的时间,下课时是可以自由说话和活动的,这时老师会暂时离开,同学们也会说些别的东西,有时会有些别的班的孩子跑过来,小声给我们说一些传闻.这段时间很短,很值得珍惜,在没认识梅西之前,我通常都是出去走动走动,而梅西则对那些传闻非常感兴趣,拉着我一起,甚至我们还去过一次隔壁班,而本身梅西也是经常会和我说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有次他告诉我,我们那栋大楼就有住着一个可怕的男人.

说是个可怕的男人,而事实上,他的可怕之处却是因为他不像男人,或者......怎么说呢,我和梅西只有见过他一次(我们极少能见到别的大人,而他就是其中的一个).那天晚上九点,我们从学校回家,路过第三条街区的时候,一辆破烂的黑色汽车点着几乎没有光亮的车灯缓缓地从路上经过,如果前面两个街区还有一些同学一起回家的话(说是一起,也不贴切,因为大家都是各走各的),那么到了第三个街区,基本就只有我和梅西了,而这个时候刚好来了一辆汽车(汽车也是很少见的东西了),在车灯下,我们看到前面有个女人穿着大红裙摆的裙子,像一朵怒放的鲜花绽放在街头,我和梅西禁不住都停下了脚步,即使是在这样一个城市,要在街道上见到大人也是不多的,而她不仅没有和我们一样穿成黑色为主的衣服,却穿了一件据说只有在很久很久以前才有的衣服.而最让我们震惊的是,当"她"转过头来的时候,我们赫然发现,原来"她"是个男人!男人的目光空洞而暗淡,仿佛全世界的光线照在他的脸上,也看不清楚他的眼睛.梅西拉着我的首想赶紧离开这个男人,而男人脸上的肌肉轻轻的抽动着.他,笑了.

我们吓了个半死,几乎是一口气跑回了家,而那个穿着大红裙摆的裙子的古怪男人,仍在那个街角,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看着我们.

梅西一脸神秘地说:"那个人,住在我们楼哦!"顿时我浑身都感到一阵冰冷,也许在某个夜晚黑暗的楼道中,我曾经和他擦肩而过,这个城市里是没有路灯的,我经常会在黑暗的楼道中遇到我们的邻居,而他们也是那样一言不发地经过,只有在黑暗中一阵流动的空气,或者某种不同的气息一瞬而过,才让人感觉到他们的存在.而现在当我想起自己成与那样一个古怪的男人擦肩而过(也许还不止一次),我便抑制不住那种深切的寒意,而也许以后,我还会在黑暗的楼道中遇到他.

在梅西住到我家对门三个月以后,也就是我十岁零三个月时,梅西又神秘兮兮地说,他听到了一些奇怪的传闻,那个古怪而可怕的男人,是因为被蚊子咬到,才变成那个可怕的样子的,他的大脑已经变成了一团浆糊.看到我惊奇的样子,梅西得意地笑了,然后他又神秘地说:"你去过这个城市的其他地方吗?"我说没有,梅西又问:"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记过'吗'?"我愣愣地看着梅西光秃秃的耳朵,有些失身.梅西说:"我以前在的那个学校,曾经有一次发生了一件事,有几个同学联合起来打伤了老师,而事情就发生在我所在的班级里面.事后,来了很多大人,大人把全班同学都抓起来了,据说大部分都人都被'开除'了,也有一些只是像我一样,被转到了其他的学校,而作为一种惩罚,我也丢掉了一只耳朵."

我问梅西,他怎么知道那些同学都转学了呢,梅西把手挡在我的耳朵边上,小声地说:"有一天因为下雨,没有上课,我偷偷出门到了别的地方,结果遇到了以前的同学,那个同学也是那次打伤老师的参与人之一,却在最后关头只是北割掉了两个耳朵,那个叫默的同学,是个比他知道更多稀奇古怪传闻的人,因为默总是天完全黑了以后出来活动,他甚至根本就不害怕白天会在上课时候睡觉."

我觉得梅西说的那些东西很刺激,然而又太可怕,我是绝对不敢在下雨天出门的----一想到那些让人不寒而栗的蚊子我就不敢踏出家门半步,至于像默那样半夜在外面走或者或者打伤老师,我根本就想都不敢想.

但是,后来我还是做了我觉得永远也不可能做的事.

(未完待续)

PS

这篇算是所谓的"魔幻现实主义"了,哈,学习学习罗里巴唆的风格

在本子上写了一半,然后打上来的

本身用笔写东西就挺痛苦了,加上同学键盘太硬

我实在有些受不了了,再打下去我肯定得残废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