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七年  

2005-10-25 00:00:00|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在一起,13年了吧……
你却让我孤单七年。
 
《七年》
 
这是我所记得的最热的一年秋天,如果这真算秋天了的话。
进站台之前,我买了两厅可乐。很多很多人蜂拥而上,我们站在月台上,人来人往。
广播多次催促,我说:“上车吧。”
她轻轻点头:“恩,那过年的时候……”
“再见……”我不再看她的脸,把可乐瓶倾斜,那褐色深红的水便缓缓地流下……
……
 
“问你一个问题。”
当我抬起头,却被迎面而来的阳光耀了眼睛,然后我低下头,在纸上把步骤举列,每一个重要的转化都用波浪线标记。是个陈题,只花了三分钟,我抬头再看她,却发现她似乎一直都没看我的解答,而是一直盯着我的脸。
“怎么了?”我问。
“你终于肯出声了啊,”她忍不住笑了,“每次我问你问题,你都是低头闷做,然后把写完的那页纸撕给我,一个字也不说。”
“是么?”
“为什么你总是成天闷闷不乐呢?”
“……”我不回答,目光飘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
 
离高考只有一个月了,那天是个阳光很好的日子,上课的时候有个老师把我叫了出去。她和我说了很多话,我却只听到她反复重复两个字:“离婚……离婚……离婚……”
后来我就跟了爸爸,因为爸爸在分财产的时候要了我们家的房子,而妈妈搬了出去,我不想搬家。
“但更因为我爸有钱,他有比我妈妈更多的钱……”我对着瓶子说话,“瓶子,我说了这么多,你就再变出一点酒来吧,喝醉我,再醉死我……”
……
“你在那里吗?”
天台上已经全黑了。我蜷缩成一团,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什么也看不清楚:“我不在……”
是她,“我就知道你又躲在天台上喝酒了,快点回家吧。”
“班长,你别管我,我不回去。”
很长时间,我们都沉默,最后她说:“快考试了,你自己好一点。”
……
后来我就在也没回学校。
 
6月7号,我被分配到城市另一边的一间考场。爸爸出门了,我早上6点起床吃饭,7点坐公共汽车,快8点到考场,12点在校外的小餐馆吃据说可以引起腹泻的不洁饮食,下午5点半的时候回家。
然后我和自己打乒乓球。
爸爸有一间不大的乒乓球馆,它是我出生的那一年开的,当年用的球桌现在早已经换过一批,而当年的人如今也换得差不多了。也是从某一年开始,我开始不再与人练习,而一直对墙练习,那一年的某一天,爸爸用球拍砍伤了妈妈的额头。
……
 
高考过去了,爸爸却有事没有回来,我每天都打球,下午的时候,我把球馆的门窗都打开,让天然的光线把不大的球馆照亮,我仍旧对墙壁练习。我经常是一边打球一边记数,可是经常会记错,那样我就停下来,再重新开始。但是当我第几次的错在700多次的时候,我突然有些沮丧,然后她就走了进来。
“李顺?”
我回头,她就站在门口,仍旧是背光的方向,但我发现她穿得很漂亮。
“你今天没去学校领通知吧,我帮你领回来了。”
“哦……”
她朝我走过来:“你别这么一直愣着吧,这次你可考了全校第一呢,大家都觉得挺吃惊的。”
“因为我本来就不适合第一?”
场面一下子就变的很尴尬,我说:“三年以前,我不也是少了你一分的么?”
她没说话,因为背光,我看不清她脸上复杂的表情,我转过身,对墙击球,“我617,你618,我一直还记得的。”
又是很长时间沉默,她轻轻地问:“你填的什么地方?”
“天津大学。”
“为什么不留在长春呢?”
我一怔,手一滑,球打歪了,弹向了一个角落,She got the point,我对自己说。
然后我转身面向她:“也许,我只是想离开这里。”
“这个地方,就真的那么让你讨厌吗?”
“不是讨厌,是绝望。”
她从角落的桌子上拿起一只球拍,对我说:“我们来打球吧。”
我不记得确切的来,我是多久没有站在乒乓球桌前面了,可是那种感觉并不陌生,虽然这一批的球桌对我还是陌生。
我们一直打到天黑,一直打到肖的出场。
肖是一个很可怜的孩子,他总是很努力,而总是很失败,可是我却没有见过他烂醉如泥地倒在我家门口。肖的父亲曾经对他寄予很大的希望,以至于年幼时期的我,经常能听到邻居家揍小孩子的咒骂声,还有肖那无助而痛苦的哭泣。
开始,肖一直都没有说话,然后他开始疯狂地吐,像是把整个胃都翻了出来,然后我们三个人站在黑暗里面,肖突然说:“有酒吗?”
……
 
那天晚上,我们反复地放着一张碟,只有《天涯海角》的上集,听到till the end of love时,音乐会像刀切断似的嘎然而止。
半夜里,肖躺在沙发上,我和她坐在地上。“我爸爸从12岁开始打球,在最辉煌的时候曾经进了国家集训队,可是一次意外的伤病却把他的一切都毁了。他本来是个富家出生的孩子,却违背了爷爷希望去打球。爷爷死了以后他只分到了很少的一笔钱,加上做生意折了本,和我妈结婚的时候,剩下的已经不多。我出生那一年,他拿出几乎所有积蓄买了这座房子,然后开了这个乒乓球馆,而他给我取名‘顺’,也是希望球馆能顺利运营。可是球馆管理不善,并没有什么收入,家庭的支出基本上靠妈妈的工资。到我十来岁的时候,家庭的矛盾终于升级了,妈妈一再要求爸爸出去干活养家,而爸爸除了打球什么也不会。那天是在球馆里,我和爸爸在练球,突然妈妈走下来冲他嚷,家里又怎么怎么了,然后她把我从乒乓球桌前推开,不停地数落爸爸。爸爸开始一直都没有说话,最后就用球拍砍向了妈妈的额头……从那时候开始,一直对墙练习。”
说完这些话,我长长地吁一口气。她呆呆地看着前方,我却发觉她的手圈着我的手指。
当屏幕中的主人公说“我爱你”的时候,我看到字幕上的英文“I love you”,爱原本不是一个持续性动作,只是在某一个瞬间,爱了,下一秒成为“爱过”。而有时候,爱了的那一瞬间,人们也清楚地明白,下一秒即将成为爱过。就像《天涯海角》中的Kelly,    从一开始就注定死亡,可是人们还是会爱了。
“我们一起经过的,是12年吧。”她的声音轻得像梦呓,“或许不能说一起吧……”
“那些日子,我都快忘记得差不多了,只因为我觉得,我们离得太远。”
“你说,要是今天我们没有遇到,又没有肖的出现,那我们会不会一直平行而过,不曾远离,也不会靠近?”
“或许我们是相交线,之间的距离会是越来越近到相交……”而之后却是渐行渐远到离开。后面的这一句我却并没有说出来。她从小就是生活在阳光中的孩子,她永远都是人群的中心,是目光的焦点。她穿很漂亮的裙子,很鲜艳的鞋子和头巾,有长发,她有一直充满希望的希望的大眼睛,好看的长睫毛和脸。她成绩优秀,有甜美的嗓音,有很多很多同样优秀的朋友,而我,无论怎么努力,总是比不上她,就像三年前那个可笑的617和618一样。
可是当红嘴鸭从远方奇迹般的到来的时候,我爱了。
……
 
凌晨三点,我们三个一起出来,送她回家。我们在无人安静的街上唱无人理解的歌。
“我们三个,以后在一起吧?”肖忽然停下来,说。
我说:“好啊。”
“那我们结成三兄妹怎么样?”
……
 
结义的结果,是晓成了我的三妹,肖成了二弟,而仿佛是十八年中积累的笑容都从坚强而脆弱的外壳中裂壳而出,划出第一道伤痕的,我知道是她。
……
 
那以后的日子,变得比呼吸还愉快,我们白天打
乒乓,晚上看电影喝酒,肖生日的那天,我们很疯,喝了很多酒,然后睡在客厅里。再醒来的时候,她已握住我的手,可当我再次微笑的时候,却发现,她的另一只手,握在肖的手上。
我站起来,外面天亮,我走到阳台上,才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原来我已经把她弄醒。
我回头看她,头发很乱。我微笑,然后回过头去看太阳。
“你快开学了,后天?”
“恩……”我深吸一口气,“天津……”
“我们送你去。”
我微皱了一下眉头,我们……我突然有些惊慌,但我说:“爸爸会送我的……”
她没有说话了,走上来,从手指上褪下指环,递给我,“到那边记得要开心点。”
我接过指环,犹豫了一下,把指环戴在小指上,“我会的。”
……
 
离开长春,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冬天。她果然到车站来接我,她比我们夏天离开的时候变得更漂亮,上了大学的女生,会变得会穿衣服,会化妆,而且还是人群的焦点。
她带我去了一家川菜店,还点了麻辣烫,说吃那个是最御寒的。我们相互交换着彼此开心的话题。然后我说:“我和靖在一起了。”
她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我可和你说明白啊,喜换谁都行,不准喜欢她的啊!我可和她有仇呢!”
她额头上还有隐约的伤痕,我也清楚地记得那一次的冲突。我把眼睛撇开不看她,然后说:“我不是和你开玩笑的。”
似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想到你也能找到女朋友啊,呵呵,那我是应该好好敲你一顿才行啊。”
她露出了一贯的笑容,当我再望向她的时候,甚至捕捉不到一点点的不快。有那么一瞬间,突然我的心恍惚中抽  了一下,可是那一种感觉,我明白。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只怪它讲究资格。”
她还在说着:“女孩子之间,是容易有一些矛盾的,当时候也不是……只不过后来我们关系其实挺好的,我知道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
川菜馆里面很暖和,新闻在播:今天下了冬天以来最大的一场雪。
……
 
这场雪就这样,下了整整一个冬天,大街上每天都是溶雪剂的气味,可是这个城市,却满满的都是她的气味,我虽然已经很小心地躲开了一起去过的公园,一起泡过的PUB,一起经历过一些记忆的每个地方,可这个城市里每一丝不经意间划过的她的气味都会让我悲伤不矣。于是我努力地去回想另一个叫靖的女孩子,她也会圈着我的手指,或者盯着我的眼睛看很久。开学前她给我写信,说让我去 天津陪她过情人节。她冬天的时候并没有回来。
2月10号下午,晓来我家,其实那是我们那个冬天里的第二次见面,可我们还是像经常见面或者每天见面一样。
我说:“我明天要去天津了,她在那里,叫我过去陪她过情人节。”
“那准备了礼物没有?”
我这才意思到自己是多么粗心,她却笑着从自己背后拿出一盒DOVE巧克力:“你看我多么理解你白痴的本质。”
我笑了,接过来,“她一定会喜欢的,谢谢你。”
“我寒假的时候一直做家教,所以没时间来看你,”他看看表,“我先走了,还有事。”
她走得很快,至少是超音速,以为内我发现,我还有很多很多话要说出来,她却已经飞快地消失在视野之中。
……
 
春天再来的时候,靖告诉我,那盒巧克力已经吃完了,她觉得味道很奇怪,为了不长胖,她把巧克力分给了室友们,可她们都不觉得奇怪。靖在那个电话的最后对我说,明年别送巧克力了,那么多,她很怕长胖。而电话一挂,我和靖也就那么不可思议地断了。
我想了很多很的东西,我甚至在没有人的时候一个人在寝室上演自己臆想的剧本。
当时候的晓一定是知道了顺要回天津了,于是提前给他送来情人节的礼物,然而她听到顺说,回天津只不过是为了给他的女朋友过情人节的时候,她只能将错就错,把那巧克力说成是为了他准备的他送给她的礼物。天衣无缝。
当时候的顺一定也是看到了这无缝天衣的破绽,或许是他从晓进屋时的慌张,或许他无意间从窗户看见晓在他家楼下一遍又一遍练习见面时候的对白,于是他在心里对她说:“骂我吧,说我是个懦夫,连爱自己喜欢的人都不敢,逼我来向你表白吧。”
……幕落以后,打出一行字:从此,公主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又或者……
可再华丽再幸福的剧目总有结局,当幕落了,或者有人不经意闯上我的“舞台”,我总是惊慌失措。
但是我至少知道,不是主角的靖,不会再在这场剧目里出场。
……
 
可我还是沉迷于这种自编自演的剧目,靖尝到巧克力里面含着的晓的苦涩的爱,而顺终于回到长春,他只想对那个为了不被发现眼泪滑落而匆匆逃走的女孩说他还是爱了她。
而也只有这次,我决定按我写的剧本表演一次。
五一的晚上,我们三兄妹终于聚在一起,那天晚上中国国奥在长沙打一场与出线无关的比赛,对手是韩国。我们从比赛的一开始就在喝酒,直到上半场快结束时,韩国队漂亮的进球为止,我开始骂骂咧咧,金镐哲的两次庆祝动作,比分0:2。
之后我们放租来的电影,情人那天上映的《恋爱中的宝贝》。可是当两小时以后,宝贝把自己肚子剖开那血淋淋的一幕时,晓终于忍不住了,捂着嘴跑了出去。
肖说:“我去看看她。”
他们出去了五分钟,我有些奇怪,走到门口听见他们在说话。
“我们的事,你告诉他了吗?”
“没有。”
“……”
“肖,你会迁就我的,对吧?”
“怎么了,晓?我们不是已经在恋爱了吗?”
“别告诉他。”
“为……”
“别问。”
肖沉默了很久,然后说:“好,我出去买点茶。”
我靠着墙壁,缓缓地蹲下,心情像电视屏幕一样,雪花点,乱,又空白。
我听见门响,肖出去了,然后她转进屋里来,看到我。我抬起头,看着他,“你和肖……”
她生气了:“你为什么偷听我们说话?”
我又慢慢地站起来,仍旧看着她。许久,她转身要走。我伸手拉住她的手。很长很长时间的安静,剧本是完美的,而失误的演员在多次之后终于把剧情拉回了原来的轨道。
顺,说你爱他,然后把她抱在怀里,不要再放手了!
很长时间,僵持,然后门响了。我甩开了我的手……
幕落……
……
 
大一的暑假,爸爸把长春那座老房子卖给了别人,他搬到了近郊的一个很难找到的地址,关于所有的一切,我知之甚少,可我也知道,因为爸爸仍旧找不到工作,因为老了,连乒乓球陪练都做不下去了,房子卖掉是迟早的事。我没有回家,打了两个月的工,买了一台手机。等到回到长春时,秋天来了,夏天还没过尽。
她生日的时候,开了一个很大的PARTY,到了很多很多的人。那时候她已经和肖分手,她换了很多的男朋友,可是即使如此,却因为她是那么优秀,人们只会觉得她可怜,找不到所爱的人,她永远是人群的焦点。我到得很晚,而且已经喝醉。看她挽着她的男朋友在场子里飞舞,我忽然觉得头晕目眩。那个男人是一个乐队的主音吉他手,他给大家唱《十年》,干净的声音,掌声。
她看到了我,跑过来:“你怎么迟到了。”
我想微笑,可被酒精击垮的神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不允许。
她心情很好,拉着我的对大家说:“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大哥,他迟到了。”吉他手走上来,想和我握手,可我没有理他,他尴尬到把手收回去,这时有人起哄说:“大哥给大家也唱一首歌吧!”
人群开始兴奋,晓连忙说:“他醉了。”
我说:“我唱。”我干涩地笑了一下,说,“我也唱陈亦迅的,《黑面》”
稽音琴的怪异声响,与喜庆完全不合拍的音乐,我像个疯子一样在台上嘶吼,抑或又是一种呻吟:
“如若你话我面太黑
给我一个心德
让我笑着去接受这委屈
随时亦会面黑
只因不够阴湿
口里说:宽恕
心里永远不(永远都不)
你即管话我这么少气
我不必被你看得起 woo~
我的率直预了会有好多手尾
但我更加不想就你
woo~别怪我黑着面
情愿你话我面太黑
好过当我忍得
就要去受你更多的糟质
何曾恨你入骨
只懂得脸黑黑
黑过了转过身不再记得
见你这么讨厌我
我就快乐很多
被你当朋友更加苦楚
一秒都怕太多与你一伙
都说过不要修你教那一科
你好尊贵但我不喜欢你
我不想被你看得起
我想讲的都预了好多手尾
但我更加不想像你”
人们都只有尴尬地站着,然后礼貌地鼓掌。我走下我的舞台,转身离去,她拉住我。我说:“我醉了,果然……对不起……”
……
 
我连夜逃离长春,惊慌失措。
然后大二开始,我在陌生间已经在天津待上了一年,开始和晓以短信聊天,她说她还在长高,她说她买了一条很好看的百褶裙,她说她和吉他手分手了,她还说她十一的时候要来天津玩。
十月的那七天,是我一生中最接近爱情的时候,我带着她再校园里散步,带她去天南街和南市食品街吃东西。一直到这个城市中的每个角落也开始有了她的气味时,我才明白,我不是“爱过”,也不是“爱了”,而是一直不愿承认却终究是爱着她。
我们去可水上公园,在高空观览车上看远远近近的人们。玩激流勇进,然后在长长的湖岸上散步聊天。在塘沽外滩,我们走在岸边的木板上,迎着咸咸的河水,大声呼喊。巨大的音乐喷泉,水中夹着香水味,像电影中的情节。
……
 
她走的那天,我送她到天津站,在公共汽车上,她靠着我的肩膀,握着我的手,忽然她问:“指环呢?”
我把左手伸出来,戴在无名指上,她看着我的指环发了一阵呆,然后又问:“你的左手上为什么有血泡?”
“没什么,”我淡淡地说,“我在学吉他,我要比他弹得更好。”
她低着头,我看不到她的眼睛。我接着说:“我听说了,你为他写的歌编曲了吧……”
“这首歌是我写的,你也为我编一回曲吧。”我从口袋里拿出歌词,递给她。
到站了,我买了两厅可乐,天很热。我们走向月台。
“为什么把指环戴在无名指上?”
我笑着看着她:“戴在小手指上的指环代表着等待追求,而左手无名指上代表心有所属。”
我深吸了一口气:“我现在……”
火车一声长鸣进站了,我想她并没有听到我说什么,身边的人蜂拥而上。
广播开始多次地催促,我说:“上车吧……”
她轻轻地点头:“恩,那过年的时候……”
“再见……”我不再看她的脸,抬高手臂,把可乐瓶倾斜,那褐色深红的液体便缓缓地流下……
“顺,我们在一起,已经13年了吧……”我抬起头,可乐已经流尽,我看到她退着走向车门,泪流满面,“你却让我孤单七年。”
她转身跑上火车,我呆站在原地,手中的可乐瓶铿然落地……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