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一首关于你的歌  

2004-07-01 00:00:00|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首关于你的歌》 
2003年6月28日。 
她就要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校园,离开这个城市,当然也会离开我。她的目的是我无法触及的地方。 
我想,我已经在这里等了她一个上午了吧……这是夏季里一个少有的上午,有的只是离别时才有的那种凄然的风,和天台上萧索的景致,太阳躲在云后面。 
我伏在栏杆,眯着眼睛看太阳,然后我开始唱那首歌: 
若写一首关于你的歌 
从那里着手 
多少才能罢休…… 
 
她也许并不知道我在这里等她吧?我对自己说,虽然她也明白,这会是我最后一次见她的机会,也许,甚至是一生中最后的一次机会。但我并没有约她,她凭什么又要出现呢? 
她问我:“虚子,我离开的时候,你会不会哭?” 
我说:“亦然,我不会哭的,我会在天台上为你唱歌,然后看着你平静而快乐的离开,去一个也许我永远也够不着的地方,你可以在那里种下你的梦想……”我转过来看着她的眼睛,“我不会在你面前流出我的眼泪的,让你也会走的不开心。” 
她笑了:“虚子,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没有那么多问题的。” 
…… 
也许写千万字句也不够 
说你眉的柔 
解我的狂热 
 
阳光从满天的云的缝隙里射过来,冷冷的光照着我栏杆上冰凉的手指。我站了多久了? 
有几次,似乎都听到那个惊喜的生意:“虚子,你果然在这里!”我是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了,把这个天台,作为等待的地方。 
又有几次,她短促的念着:“杨虚子,你的作文写得不错啊!”我毫不客气地抢白:“我叫杨子虚啊,大姐!” 
这时候,她便扬起她好看的眉毛:“不管了,反正我以后就叫你‘虚子’。”我也笑:“那以后‘亦然学姐’后面的两个字也去掉吧!” 
…… 
我常攀行在你随风的衣袖 
好牵你美丽的手…… 
 
那一次,我找到她的时候,她一个人躲在教室的角落里哭泣。我问她怎么了,她只是低声地重复着:“他怎么可以那样?怎么可以……”那一刻,我真想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可我在她的眼中,始终只是个小两岁的学弟而已,她怎么可能准我喜欢上她呢? 
我突然拉着她的手,说:“跟我来,”带她到了天台上。 
北天的夕阳,正像火一样的红,我拉着她的手,对着夕阳大声地喊:“我喜欢樊亦然~!” 
声音在城市边缘的山谷里震荡:“我喜欢樊亦然……” 
我着急了,又喊道:“不是你喜欢啊,是我喜欢~!” 
山谷依然回响:“不是你喜欢啊,是我喜欢……” 
我跳上栏杆,用力地喊:“听清楚了,杨子虚喜欢樊亦然~!” 
“杨子虚喜欢樊亦然……” 
…… 
她终于被我逗笑了,说:“大笨蛋,楼下就是教导处的办公室呢!这下你可要害惨我拉!” 
然后我们“逃”了下来。 
…… 
You are a queen 
A queen of me, tonight …… 
 
我默默地站着:“可是亦然,你知道我并不是说笑,你知道我是真正的喜欢你的,只是你不愿去相信而已……” 
她只是固执的以为,我还是个孩子,孩子是不该有爱情的。 
…… 
我泛舟在你眼光的河 
往你心靠拢 
却看到你掩饰心事中 
还对他不舍…… 
 
第一次见到亦然的那个“他”。 
他叫付赤,一年前就被开除了,可他先进驻了亦然的内心,更像一个恶魔一样的盘踞不去。他坐在一台游戏机前面,火红的头发,像火,更像血。 
我站在他身后,一直用挑衅的目光看着他,然后他站了起来。他比我高出一个脑袋。 
他看着我的脸说:“怎么了?小杂种,你也想和我干一场?” 
他的臂力很大,第一拳就把我打得满口是血,跌坐在墙边,旁边的人们都放肆的笑了起来。 
但我是练过拳的,他不是我的对手,我的拳不重但他无从躲避,他被我打倒在地上,然后有人从背后抡了我一椅子,打中了我的背,我倒了下去…… 
…… 
轻轻放着 
而忧伤还在你的眸 
该如何赶走 
你才看到我…… 
 
醒来的时候,她坐在我旁边。我轻声的叫她,她走过来,握着我冰冷的手指,看着我的眼睛:“虚子,为什么要这样?” 
我看到她眼睛里透过来的是无比的苍老和绝望。 
“亦然,既然他不肯对你好,我就要他离开你!” 
她低下头,长发洒下来,眼泪落到我的手心里:“不要这样好不好?我真的不想看到这样……”我默默地不说话,任那眼泪在我的手心焚烧,灼热。突然我大声地说:“亦然,离开他!” 
“不!”她摇着头。 
我抓紧了她的手:“离开他!离开他!”她奋力地挣脱了我的手,逃出了病房。 
我的眼泪,在她背影消失的那一刻,终于毫无顾忌地流了下来…… 
…… 
如果写一首关于你的歌 
从哪里着手 
多少才能罢休…… 
 
很快,学校查出了这件事,一个星期之后,我接到了学校的停学通知,我给老家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 
父亲连夜坐火车来到了这里,丢下了一袋水果就去了学校。几天之后,学校终于同意了我复学,而父亲的白头上,又不只添了几根白发。然而这一切,甚至我的停学处分,我都会瞒着她,我知道,那是高考前的最后日子了……我不能给她任何的压力,要让她获得她自己的梦想。 
父亲真的老了,连抚摸我的那只大手也是颤颤的了,他走之前只说了一句话:“孩子,少走弯路。” 
…… 
You are a queen 
A queen of me 
My lovely queen 
 
歌唱完了。 
我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一回过头来,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那里了。 
“虚子,我都听到了,谢谢你,真的真的很谢谢你……” 
终于,我抱住了我的皇后,第一次,也许也是这一生中最后一次…… 
——2003/6/29 
 
我想也是离开这里的时候了吧,我抬起头。 
太阳从云层里穿出,明晃晃的光耀着我的眼,我久久地看着它,突然间的半空里,浮现出亦然的笑靥,如花般地在半空绽放。 
她还是会离开吧,却会长长久久地驻扎在我的内心,这一片的阳光空气,也只为她而存在。 
“亦然……” 
我小声地说着,爬上栏杆,伸手却够不着。 
于是我向前再走了两步…… 
——《真实结尾》2003/7/3 
 
《续集》 
“以后,我不在你旁边了, 
但我们还可以写信,聊天,发E-mail,打电话 
只是别忘了在你有男朋友的那天晚上,通知我 
然后就不再联系,我也会当一切不曾发生,放弃与你联系 
知道你和他结束了,在你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之前 
如果你觉得还有必要,我们再回到从前 
不然的话,两年的一切就当一场梦。 
我只是,不能忍受从别人那里分享他留下来的残余。” 
——杨子虚的信,2003/7/5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