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病呻吟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病了,还是只是无病呻吟

 
 
 

日志

 
 
关于我

《摇滚天堂》播客的主播,荔枝FM、itunes store、新浪音乐人等多平台可收听。音乐不停,吐槽不止! 独立音乐人: 大姨夫

网易考拉推荐

寻找深田恭子  

2004-06-22 00:00:00|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脚踏进这个四合院一般的校舍,我便有一万种不喜欢它的理由似的,讨厌它。提前开学,我们四十九个学校的希望,被过早的剥离了天真的初中生活,硬塞到陌生的高中来。校园里有很多很多很大很大的树,还有那紧抱如四合院的校舍,光线昏暗,人像海底深处的寄居蟹一样苟且地生活,狭窄漫长的楼梯,每个人都低头忍受着莫名压抑一样走。是上午,宿舍里没有多余的人,我来晚了一点,被安排到高二寝室,只能一个人提着硕大沉重的皮箱住到北楼。走廊拥挤,早上洗过的衣服现在还在不住地向下滴水,我小心地避开水滴,到走廊尽头的301室。
钥匙与锁里的弹珠亲密地摩擦,暧昧的声响,门打开,光线透过布满灰尘的空气射入,在空气中走出光路,我放下皮箱。
……
中午入学指导,一时半开始,班主任姗姗来迟,同班同学却已来齐,原来本已熟悉的学习互相兴奋地聊天,我坐在角落,翻开语文书的目录,呆呆地看着那些死去了和未死去的人名发呆。
“你好,我叫苏菲。”
前面的女孩回过头朝我微笑,她有着洁白的牙齿和光洁的面容,微笑。她背着光线来的方向,眼睛模糊不清,我说:“杨子虚。”
……
“杨子虚相信爱情吗?”
“不相信。”
“那……苏菲相信爱情吗?”
“不清楚。”
苏菲凑过来,仔细端详我的脸:“为什么每次我和你说话,你总是皱着眉头的呢?”
“不可以?”
“我猜想你是不是被人甩了才这样呢?……哎,只有爱情能让人如此……”
“……”
“说对了?”
“……”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啊?”
下课铃响,我把手中的书一合,“下课了,拜拜。”
……
没有吃饭,我直接回寝室。躺在床上,实在不困,就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下铺的学长叫许优。冷不丁他扔上一本书来:“看看吧,深田恭子的写真集。”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深田恭子。
……
体育课,我饿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当大家都欢笑着离开教室以后,我一头栽进臂弯里,一动也不想动了。
“给你的。”
我抬头时,苏菲已经跑开了,只得一个背影让我看到。桌上摆着两个面包,酸奶。奇怪,竟然都知道我的偏爱了,我不由得有那么一点点地触动了。也许我该回应这个叫苏菲的女孩子吧……
“你怎么不吃啊?不喜欢?不是吧……”
我有一些慌乱,没意识到她会在跑回来。
“很奇怪吧……我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才决定要回来的呢。”他做了一个下定决心的姿势,我笑了。
“哎……你终于也肯笑一笑了啊!”她在自己的座位上反身坐下,“我这是第一次看到你笑。”
“我不习惯笑的。”
“吃东西吧!别老愣着拉!我就知道你中午一定没吃东西。”
“你怎么知道?”
“我看你进了寝室,一中午都没出来啊!”
“你跟踪我?”
“谁啊?我才没有呢,我是偶然。”
我不说话,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然后低头吃东西:“说谎。”
……
那时一个阳光很亮的中午,白花花的光让人头晕目眩,那天是第一次遇到深田恭子。她穿一条绿色的短裙,从膝盖以下是光滑洁白的小腿,中长的碎发,眉眼神似那本写真集上的深田恭子,甚至是,整个身体都是那么神似。
我隔着一张桌子,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吃饭,起身离开。我愣了一下,然后爬起来跟着她奔出了餐厅,我在四五米外的地方,不紧不慢地在她身后。午后的校园里似乎无人,阳光透过路边密密生长的枝叶在荒谬的空气里折射反射散射,一片皈依的光芒,有光圈,光与影。
……
 
停电的晚上,整个城区一片漆黑。我走在喧闹的校园里,夕阳已沉沉而下,西天深黛色,朦胧的夜空里没有月亮亦没有星光,平时拥挤的操场现在是空无一人。我行走,脑子里空空一片。
听见苏菲的声音,我回头,在夜色你朝她微笑,因为确信她看不到,“你也喜欢这重黑吗?”
“恩……真好,全城都停电的晚上。”
我们坐在实验楼顶的天文台边,因为夜色渐浓,我可以放心地坐在栏杆上,双脚在空空的黑暗里晃荡,像搅动着昏暗的水流。
远处高三的教学楼已经烛光闪闪,这是高考前最后十天了。很多人都早已无心浪漫。
“5月17号,我在这条路上遇到深田恭子。”我说。
“恩?”
“她是一个高三的女生,那天我跟着她走了很久,一直到走进那栋教学楼。”
“她……是谁?”
我转过头,看着苏菲,“我只看到她一眼,但我爱上了她。”我仰头看到深黑了的天空,“那天是5月17号,我在食堂遇到她,她穿着绿色的短裙,飞扬的头发,但我只看了她一眼,甚至都来不及看清楚她的眼睛,但是她真的很像深田恭子。”
“你说你爱上了她?她是高三的?”
“是,还有最后的十天。”
“你打算追她?”
……我不回答,好象不曾听到她的话,站起来,伸展双臂:“我好想这样飞翔……”
“你干嘛?”苏菲害怕的扯住我的衣襟,“你会摔下去的!”
我不理她,小声地说:“When the rain ended,I stood high and let the wind drying me……”
于是真的起风了,我感觉我的衣袖,衣襟,鬓角都在风中飘了起来。
我隔着黑暗看着她茫然的眸子,又问她:“杨子虚相信爱情吗?”
苏菲没有回答。我说:“其实他相信爱情,但不相信他自己。”
……
 
寝室。
许优看我一直都捧着那本深田恭子的写真集在看,终于忍不住走过来说:“喂!兄弟,你不会中了邪吧?这日本女人的威力真的这么大?”
我没有抬头:“我喜欢她。”
许优爬到我旁边:“也对,这个女人几乎是具备了所有吸引男人的潜质了,从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到性感饱满的双唇,身材虽然不是纤瘦,但是是很健康的类型……喂!你有没有在听啊?你很喜欢这一张?这张穿绿色短裙的?”
我仍旧不回答:“我在食堂遇到了一个很像她的女孩子。”
“哦?”他有了兴趣,“她是多少班的?”
“似乎是高三的吧,我不知道,我只在5月17号那天中午见到了她一回,她就是穿着这样一条绿色白花的短裙。”
“咦……你注意女生就专看人家的裙子啊?是不是顺便也注意裙子底下的……”
“恩……她当时坐在我对面,隔一张桌子,”我缓缓地说,“我是或许偷看了她微侧的双腿,那里光影暧昧……但是我没有任何邪念,我只是因为某种出奇强烈的爱,那种爱慕我无法确切地说明白,我只知道我是深切地爱上她了,无法自拔地。”
“一见钟情?”学长放下了嬉笑的表情,“那你见过她几次?”
“只有那一次而已。其实……甚至我都没有看清楚她的脸。”
许优站起来,拍拍我的肩膀说:“我帮你去找一找吧,这个方面我最熟门路。”
……
 
“苏菲,和我说说你的爱情吧!”我抬头看天,太阳很大,我眯着眼睛。
“我的?”
“不愿意说吗?那也没关系。”
“不是……”苏菲有些紧张地低头摆弄手指,“我不敢确定我的那种算不算爱情。”
“她不爱你吗?”
“他说他会试着爱我,但是最后他也没有做到。我一直把他当成我的太阳,我就像一棵向日葵一样地围着他转,他也曾经迁就我,给我或多或少的温暖……但现在他走了,他去了美国。
“我是很喜欢他打篮球的时候,那种唯我独尊的眼神其实我本来不应该有什么后悔的,他那样优秀,喜欢他的女生那么多,他却给了我两个月如烟花一般灿烂的爱情。虽然他是飞得太高的风筝,注定我永远也抓不着,但是我还是愿意像向日葵一样,把自己最鲜艳的部分给他。”
苏菲抬头,阳光把她的整个脸都照亮,脸颊上闪着高光点,就像是那虔诚的向日葵。
“一相情愿,他离你远得像彼岸的花朵一样遥远吧?”我冷冷地说。
“也许吧,”苏菲看着我的眼睛,“不过那是过去的事了,我已经不爱他了。”
“苏菲还相信爱情吗?”
“也许,也许,相信。”
“明天高考?”
“恩……你在想你的那个‘深田恭子’吧?”
“我在想,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可以见到她的机会了,这之后,我们便也许再也没有任何机会见面。”
“你有生离死别的感觉吗?”
“没有,我只是突然为自己那出奇强烈的爱而担心,”我说,“有个高二的学长帮我去高三查过,他找便了所有的班,见到了几乎所有女生都会拿出那本写真集来一一比对,但他说他没有找到。”
“真是为难他了,那有没有可能是其他两个年级啊?”
“我同样找人查过,但都没有,而且我确认,她是高三的,确认。”
“那么今天以后……”
我长久地没有说话,最后转过头对她一笑:“今天和你讲了瞒多东西的。”
“怎么了?”
“很久没有对人说过这么多了,很久很久……”
我们俩个一遍又一遍地走过那条开始落叶的路,在路的尽头,我第一次发现它的名字叫“杜樱路”。三四点光景,只有三三两两的低年级学生,还提着大包小包回家。经常苏菲会停下来和她的朋友打招呼,而我无人认识,只能冷冷地站在一旁。明天高考。广播里放起了第四遍通知:
“还在教学楼逗留的同学请立即离开,考场将全面封锁……”
前去适应考场的高三学生也陆续返回了,我们逆人流站立,混迹其中,只是因为还抱有一线希望。
夜幕降下。
“你不回家吗?”我问。
“那你为什么还不回家?”
“因为我没有家。”
“怎么会?……那你……”
“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便都死了,煤气中毒,睡觉的时候,没有再醒来。他们给我留下来很大一幢房子,和很多很多钱,管家对我十分地好,但我实在不愿一个人住在那样一间大房子,我害怕一个人的感觉……爸爸妈妈死后,我把他们葬在很普通的公墓,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看的。”
苏菲伸手握着我的手指,她的手很温暖,手心湿润。而我的手指,却一年到头都是冰冷的,像没有活气的尸体。
……
 
九月。
终于还是不曾找到深田,秋意正浓,满校圆都是光鲜的裙摆和各种各样的小腿,但再也没有深田恭子,甚至都没有那种绿色的裙裾。
“苏菲,这个月的二十号是我爸妈的忌日,我会去扫墓,可以陪我一起去吗?”我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苏菲,“我实在害怕一个人的感觉……”
她没有正面回答,“那你为什么总是一个人呢?”
“那是除了你,还会有谁愿意和我在一起……”
苏菲喃喃地说:“那是因为我爱着你啊……”
我问:“你刚才小声说什么。”
“没什么?”
我站起来,向前走没有回头,“其实我已听得很清楚。”
……
 
大概除了爸妈,没有任何人是在九月二十日这天死的吧,至少在这片公墓没有。天阴沉沉的,我和苏菲默默得并排走着,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手里捧着一束鲜花——那是她的主意。
公墓的最西边,一座双人墓,我加快两步走上前,用袖口抚去了墓碑相框上的灰尘,然后退回两步来,深深地鞠躬,苏菲走上前去,小心地把花束放在墓前,也双手合十。
“爸,妈!很久没有看你们了……你们在那边应该也还过得如意吧!儿子很好,最近还喜欢上了一个不知道她叫什么的女孩子。她长得很像深田恭子,我是在5月17日那天遇到她的,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我便爱上她了,因为她的每一点,都是那样的完美。她穿一条绿色的短裙,我一直跟在它的身后走了很远很远……儿子很笨是吧?都不敢追上前去问问她叫什么,其实也不全是这样。因为它走在向光的方向,我可以看清她裙子里大腿的阴影,那种诱惑简直叫人无法自持。我一直都那么跟着它走进了教学楼。她是高三的,可是那以后直到高考结束我都没有再见到它,它就像不曾存在似的消失了……”
……
那天我讲了很多话,下午离开的时候,在公共汽车上,苏菲很累,她轻轻地倒在我肩膀上。我伸出一只手去,把她抱在怀里。她微微的气息轻轻地撞着我的胸口。
……
 
“苏菲,你喜欢这个地方吗?”我望着出租车外的高楼,商店。
“我喜欢这种城市的感觉,”苏菲好象很兴奋,“这里比我们那个小城要繁华得多。”
“可我不喜欢这里,有一种过于压抑的感觉,让我呼吸困难。”
“我们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寻找深田恭子?”
“是的,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她就在这座城市。”
苏菲突然笑了:“有时候,我只不知道你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
“5月17号,那天全校放假,整个校园没有一个人,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我叫嚷起来,“我是在那天遇到深田恭子的,这不可能!”
“是你一直在说谎吧!”苏菲反而冷冷地说,“从一开始就编造了这么个人出来,还说你感觉在长沙,于是把我一起叫到这里来。”
“不!不!不可能!我爱她啊!她一定是真的!”我大喊道,“停车!停车!”然后我打开车门要下车去。
苏菲拉住我的手:“你难道还不能明白吗?没有深田恭子!爱你的人是我啊!只有我!”
我扯脱她,跳下车,她跟了出来,于是我用我最快的速度跑了起来,大脑里就剩下了一个意识,逃离她!
…………
 
又回到了学校,校园里依旧平静,可几天了,却不见苏菲的影子,我有些慌张,因为这次到长沙,都是我拿的钱,不知她后天怎么了。这时,一份《长沙晚报》吸引了我的注意:
“一名女学生昨日在五一路XX路段跑步,穿过马路时,被一辆高速行驶的公交车撞倒,当场死亡……”
报道还配上了一幅惨不忍睹的照片,我失态地大叫一声,拿着报纸冲进了办公室。
“老师!苏菲她死了!死了!”我把报纸塞给有些茫然的老师。
老师看过一遍,迷惑地说:“苏菲……是谁啊?”
“苏菲啊!是我们班的同学啊!老师你怎么可能不记得?”我发疯似的摇着老师。
“可我们班没有这个同学啊……”
这时,门外走进来一对夫妇,“对不起……老师,我们想请问您件事。”
我停下来,向他们看去。妇人看到我,脸上显出惊喜的神色,“广儿,你果然在这里。”她快步走上来,想抓住我,但我闪开了。
“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
 
男人走上钱:“广儿,我们是你爸爸妈妈啊!你忽然离家出走,我们找了你一整年了!”
老师有些奇怪地问:“你们…………”
妇人转向老师说:“他这个是病,叫做什么妄想症,唉……从小这孩子就不爱说话,也不爱和人交往,谁想到现在竟然……他这次离家出走一年多没回家,家里人都快找疯了呢!”
…………
 
我是被押走的,然后被带到一个白色的房间里,那是一间彻底白色的房间,白色的床白色的墙,白色的衣服白色的柜子,白色的桌子上有个白色的花瓶,盛满了白色的花朵。
他们以为他们这样就关住了我,但是他们太大意了,每当月亮升起来的时候,我总可以看到苏菲爬进窗子里面来,她一直都陪在我身边,一直……我会告诉她,她穿着那条绿色的短裙,很像深田恭子。
我最终找到了她……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